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自由的天宇

 
 
 

日志

 
 

在处理许多重大公共事件时,是下级绑架上级,而这次,湖南省府处理的公正公开  

2008-05-05 00:45: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湖南“假老虎”现形为何如此迅速



南方报业新闻 时间: 2008年03月27日 来源: 南方周末
作者:

在处理许多重大公共事件时,是下级绑架上级,而这次,湖南省府处理的公正公开 - 风中之剑 - 自由的天宇


  在陕西官方对“周老虎”的真假问题顽强沉默之际,不远的湖南,又一只“野生华南虎”在一段20秒的视频中再现江湖。但这一次,湖南省政府没给热情的打虎网民们留出质疑和证伪的时间,只用五天功夫,干净利落地将视频中温和的“野生华南虎”打回原形,涉案的当地旅游局局长田共兵、记者吴华、景区管委会的若干党组成员被一并调查。

  湖南省林业厅副厅长接受南方周末独家专访,揭开湖南省政府这次野生华南虎“打假”的决策内幕和整个处置过程。

  □本报记者傅剑锋发自湖南长沙

  就在湖南省林业厅副厅长邓三龙被提名拟任厅长的公示期间,一盘拍有老虎的录像带,以富有戏剧性的方式提前考验了他———3月19日上午,湖南省平江县电视台记者吴华,自称在石牛寨风景区拍到了一只老虎,有20秒的镜头。此后几天,此事很快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

  这只“吴老虎”状如烫手山芋。去年陕西的“周老虎”事件,陕西林业厅对造假老虎照片至今不愿作鉴定,被全国舆论持续声讨,颇损政府公信力。“周老虎”事件会不会在湖南重演?全国舆论聚焦于“吴老虎”,以及“吴老虎”背后的湖南政府身上。

  3月24日上午,湖南官方高调公布:“吴老虎”乃马戏团圈养的东北虎,是石牛寨风景区老板为商业炒作,偷运圈养虎供拍摄的。从发现“吴老虎”到湖南省林业厅发布鉴定消息,一共只用了五天,让被“周老虎”折磨得痛苦不堪的网民们十分意外。

  这令人意外的“五天”中,专家调查组与地方高层到底在做什么?刚从“吴老虎旋涡”中缓过气来的邓三龙,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专访时坦率表示:“‘周老虎’事件决无可能在湖南重演。”



  “必须防止‘周老虎’的重演”

  “老梅,你把手上的事都给我扔下,我要你查清楚录像带拍到老虎的事情!”平江县林业局野生动物保护站副站长梅灿至今记得一位局长急促而兴奋的语气。

  3月19日上午10时左右,这位林业局长告诉梅灿,平江县电视台记者吴华当天八时许在石牛寨拍到老虎,这个消息是平江县旅游局局长田共兵提供的。“当时我是怀疑多于兴奋。我做了二十多年野生动物保护工作,上世纪60年代后没有再看到过有野生华南虎。现在怎么忽然蹦出一只来呢?”梅灿回忆。在1960年前,平江确有野生华南虎。

  梅灿半路转奔石牛寨。同时,他打电话给记者吴华,要求前去指认拍虎现场。但吴华说,他已经在返回县城的路上。梅灿一个人在石牛寨瞎转到当天傍晚,仍未能找到吴华所称的拍虎现场。3月20日一早,吴华把原始录像交给梅灿观看。吴华解释,3月19日早上拍到这个疑似老虎的动物后,吓得赶紧往回跑。梅灿看后的第一感觉是:“这确实是活体老虎,情况重大,惹人兴奋。”南方周末记者后来通过权威途径看到了这段录像的拷贝。录像显示的光线为早晨,镜头原本在丹红色的岩山上慢摇,突然缺乏过渡地切换到一处杂草与灌木茂密的山沟中,然后一只浑身花纹、尾巴很长、疑似华南虎的大型动物出现了。它晃了几下头,用爪子刨了几下土,然后慢悠悠地朝镜头方向走来。就在它将要变得更清晰时,镜头却开始晃动,画面模糊,然后结束,虎状动物共出现了二十秒。

  平江县委接到梅灿汇报后,指示:第一要重视,第二要慎重,在专家确定真假前,不得接受媒体采访。“政府显然是担心周老虎这样的事,不敢轻信啊。”梅灿认为。

  梅灿又向湖南省林业厅野生动物保护处桂小杰处长汇报。桂小杰是国内权威的老虎研究专家,是联合国世界自然保护同盟物种保存委员会猫科动物专家组成员,早年在印度国家野生动物研究院研究老虎,后又获得生态学博士,有丰富的野保经验。“我听了梅灿的汇报,很兴奋。”桂小杰说。此前他曾接过十几起“发现野生华南虎”的线索报告,都未曾使他兴奋。但这次报告不一样,“首先有录像带为证,其次在三省交界、生态良好的平江,这个报告又是来于野保经验丰富、工作扎实的基层干部那里”。

  他于20日上午9时20分把此事汇报给副厅长邓三龙。

  邓三龙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说,他听完汇报后,想到:“如果真是野生虎,是很正面的事,可以证明湖南生态改善,赢得国际赞誉。如果是假的,就必须防止周老虎的重演,要负责地公开。”邓三龙对记者回忆,“几乎没有什么犹豫,我就要求桂小杰迅速组织专家,立即赶赴现场调查。”邓三龙要求:首先要把原始录像带拿到手,不要流传到社会上,否则容易扰乱视听;在没有证据前,不要接受媒体采访,轻率发言会被动失控;利用GPS系统,查出山的高度,定位,根据原始录像资料,再在同一场地作模拟拍摄,以比较分析原始录像带;如果调查确认有野生虎,要马上把那一带林地保护起来,防止惊扰和盗猎。

  桂小杰临行前,邓三龙还嘱咐:“调查一定要科学与负责,绝不能像周老虎那样,根据某些需要作任何的编造。”



  “如果是圈养虎,应召开新闻发布会”

  桂小杰来不及叫更多学者,带上同一处室研究植物和动物的两位专家急赴平江。一百多公里的路只跑了一小时,他们在3月20日11时20分到达平江县城,距离林业厅副厅长邓三龙接到汇报只有两小时。

  看到吴华录像时,桂小杰一拍桌子就喊了出来:“是虎!”“但我随即就想,哪里来的虎?”桂小杰回忆。他又看了两遍,就不作声了:“我反复提醒自己,要冷静,一定要冷静”。冷静下来的桂小杰要求当地林业局封存所有的原始资料,以防火名义封山,并请求当地政府不要接受媒体采访。

  因为吴华“工作忙”,桂小杰一行开着越野车先赴石牛寨。天雨路滑,泥浆溅得把车牌都盖住了,花了四小时才到石牛寨。当天下午4时等到了吴华。

  吴华指认了出现老虎的山沟,桂小杰没有发现有老虎的毛发与粪便。桂小杰又分析了老虎的几条行走路线。他沿沟寻找,结果发现几百米远处就有巨石挡路。按照猫科动物喜欢偷懒的习性以及跳跃能力,老虎不可能跃上这块巨石,这条路给桂小杰否定掉了。其它几条路线也因各种原因被否定。第一个疑问产生了:“老虎是从哪儿来的呢?”模拟拍摄中,桂小杰还发现,按吴华所指的拍摄地点,很难拍到沟中的老虎。他满腹狐疑:“你能确定是这里吗?”每次吴华都真诚地点点头。

  录像拍摄的逻辑也有疑问。录像中的老虎,在拍得越来越清晰时忽然停掉了。当时摄像机不可能没电,因为吴华在下山后还曾打开摄像机给别人看过老虎影像。当时吴华在山上,山极陡,老虎也不可能攻击到吴华,他没必要逃跑。为什么不拍了?吴华没有做出合理解释。

  录像中老虎的动作缓慢,性格温和。这也让猫科动物专家桂小杰心生疑虑:“野生虎会比较警觉,睡觉的时候耳朵都在转动,收集各种声音,怎么可能在大白天不紧不慢地出来散步呢?”当晚,桂小杰向专家组成员要求,在未来几天要继续现场模拟老虎录像带,查找老虎的毛发、粪便、足迹、猎物残骸等,向当地群众查问近几日有否丢失牛羊,查找老虎潜在的栖息地。同时,也要清查附近有没有圈养老虎逃脱的异常事件。3月20日晚上,湖南一家本地媒体率先报道了吴华拍到老虎的消息。随后,网上舆论汹涌:“铁定又是只周老虎”。邓三龙有点恼火,当时吴华已答应在未调查清老虎真实性前不向外界泄露,他为什么仍然要把消息透露给媒体呢?3月21日下午3时,邓三龙召集了林业厅24个处室所有负责人和厅级干部,一起研究由桂小杰带回来的原始录像带。

  邓三龙把录像带看了不下二十遍,最后的结论和桂小杰的怀疑一致:“录像中的老虎温顺得像只宠物,要查清湖南圈养老虎的资料。”于是,桂小杰在这一天安排人员到长沙、岳阳调查各动物园与马戏团是否丢失过老虎,并拍摄各圈养老虎的斑纹。

  省林业厅向省政府汇报了初查情况。这份红头文件认为,吴华所拍摄的录像是真实的,录像中的动物为虎,但尚需排除为非圈养老虎,才有可能是野生华南虎。报告还请求安排专项资金核查此事“如确认是圈养虎,应立即召开新闻发布会,以正视听”。



  省委书记张春贤:“这可看出湖南省执政能力的提高。”

  3月22日上午,桂小杰与湖南师大生科院动物专家邓学建等人再赴石牛寨。

  这是个晴天,两天前因下雨搁置的模拟现场拍摄得以进行。他们爬上吴华所指的山顶拍摄点俯视,发现根本看不到录像中老虎出没的那个沟底位置,视线被凸出的岩石挡住了。他们又爬到沟底,站在录像中老虎出没的位置向上望,发现同样看不到吴华所指的山顶拍摄点。

  这座山有238米高,陡度几近笔直,每爬一次,就要花半小时左右。桂小杰们反复爬了五六次:“衣服磨得稀巴烂,登山鞋也磨烂了。”最后,他发现,站在山顶一块凹进去的岩石上,可以模拟拍到录像中的沟底。“这个地方在陡峭的半山腰山崖,我一手拿DV,一手还得抓着岩石,要不就会掉下去。”模拟录像显示,这一位置陡度近80度。“这怎么像吴华所说的,是无意中拍到老虎?吴华说在石牛寨是为了拍风光片,但站在这个位置,除了能拍到沟底的那只老虎,无法拍到风光。拍老虎,这至少不是无意的,而是刻意为之。”桂小杰分析。

  他们开始四处问当地村民,近几天是否有人运送铁笼子。没想到一个在田边的老农说,他记得有一天看到过铁笼子,运笼子的人说,“是去装野猪的”。经过调查,铁笼的形象完整起来,此笼长2米高1米,外罩黑布。事后调查表明,当地村民艾驾平受石牛寨风景区管理人员指使,运送了这一铁笼。

  当时调查方向明朗了:“重点调查周围动物园和马戏团老虎的情况。”桂小杰又用林业地理信息系统(GPS),调查是否有老虎潜在的栖息地。但GPS表明,平江附近所有林地,都被公路、建筑物等分割开了,每一片林地都无法满足野生虎最基本的活动面积。

  同时,桂小杰也意识到,石牛寨和长沙石燕湖度假区的投资者是同一老板盛建华,石燕湖曾有驯养老虎的马戏团,应作重点调查。

  3月23日,桂小杰返回长沙。很快,长沙13只圈养老虎和岳阳数只圈养老虎的照片,传到了桂小杰手里。每只老虎拍有两张照片,照片一共近四十张。

  拍照是为了比照圈养虎与录像中的老虎斑纹是否一致———老虎斑纹就像人的指纹一样,是唯一的。如果“吴老虎”的斑纹和某只圈养虎对上了,就说明二者为同一老虎。桂小杰介绍,老虎肩部的毛发色泽最浓,条纹最宽,易比照。所以他把录像中的“吴老虎”肩部条纹放大比照。

  经过一番详细观察,最后只剩下两只安徽明星马戏团经常要表演的老虎比较像。“我再仔细比照,发现其中一只在斑纹、体貌、性格上和录像中的老虎非常吻合。”桂小杰说。3月23日下午,桂小杰直接给明星马戏团的老板打电话,问他石牛寨景区的人是不是来租运过老虎,马戏团老板当即承认了。随后,石牛寨风景区和石燕湖的共同投资人盛建华,也承认了他是假野生虎的幕后策划者,目的为了商业炒作。

  此后,平江县政府向记者吴华核查造假情况,但吴华坚持说老虎是偶然拍到的,不清楚石牛寨老板造假一事。

  这天下午,桂小杰把发现真相的消息电话汇报给副厅长邓三龙。邓三龙刚好与省长周强在接待外宾,便向周强汇报,周强当即表示:林业厅的工作值得肯定,湖南应迅速向全社会公布这一消息,湖南要作诚信政府的表率!

  当晚,湖南省林业厅再次向省委省政府汇报,强调“吴老虎”事件的处理体现了“各级党委、政府还信与民的愿望”。

  湖南省委常委、宣传部长蒋建国随后表示:要认真调查事实真相,如实发布调查情况,不怕亮丑,不得拖延,取信于民,切实维护社会诚信。24日上午,湖南省向社会公布“吴老虎”造假的真相。当日,诸多网站将这一消息放在首页,网民好评如潮。湖南在线发表评论:《不盲目不拖延不遮掩看湖南处理虎视频态度》。执著的“打虎网民”,纷纷要求陕西“以湖南为榜样,公开负责地解决‘周老虎’造假问题”。24日下午,已经洞悉舆情的湖南省委书记张春贤向林业厅副厅长邓三龙由衷感慨:“从林业厅的工作,可看出湖南省执政能力的提高,我感到很欣慰。”

  真相未尽:录像拍摄也是造假?

  目前,涉案的旅游局局长田共兵、记者吴华、景区管委会的若干党组成员,均已被平江县纪检监察、公安、林业、工商等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列入调查。

  南方周末记者通过种种渠道希望采访吴华,但未能如愿。他因何造假?是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或被人利用?“周老虎”教训在前,他作为记者,应该知道造假的严重后果,事件仍有疑团未解。南方周末记者在数次调阅“吴老虎”20秒钟的老虎录像时,发现在镜头末尾有明显剪辑痕迹。最后一秒钟的老虎录像和前面的老虎录像在光线与天气上有微妙的差别。记者向平江当地求证这一疑点,得到接近调查核心的知情人士确认———“吴老虎”录像带本身可能也存在剪辑与造假。3月26日下午,平江县联合调查组对媒体说,造假者是3月1日深夜将老虎运到景区,3月2日早上让吴华拍摄。但在此前后,是否还有过一次拍摄造假尚不清楚。

  面对扑朔迷离的造假内幕,平江县野保站副站长梅灿,这位曾最早向湖南省林业厅报告发现老虎的政府工作人员,现在却心灰意冷:“我心里很憋屈,我不想听到这些东西。从3月19日到3月25日,为了寻找梦想中的野生华南虎,我一直呆在山上,爬了那么多山头,流了那么多汗水,结果发现却是一场闹剧。我感到很难过,很难过……”
  评论这张
 
阅读(2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