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自由的天宇

 
 
 

日志

 
 

我如何“侦破”《神雕之死》  

2008-03-03 23:12: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神雕之死>采访手记
                              
傅剑锋

   对我来说,做调查记者最大的诱人之处,可能就是从一鳞半爪的信息开始,然后挖出一个个事关公共利益、甚至牵涉国脉民瘼的的事实。在这一过程中,常常要经历对智力和毅力极限运动式的挑战,迷上这种挑战就像一个极限运动员迷上的那些危险游戏。
  “侦破”神雕之死及背后的野生动物地下贩卖黑网,就是这样一次对自身力量的挑战和超越。

                                                                    寻找目击者
   “神雕之死”的信息是由编辑晨光转给我的,这一信息最早出现在北京作家老村的博客上。这篇呼吁“拯救青海金雕”的短文以文学化的笔法介绍了一个贩雕者虐杀金雕的过程,读来令人震憾。我决定要调查金雕之死,这不只是为一只大鸟的死亡,更为了查出这背后巨大的黑网和失范的动物保护状况。我在老村的博客上留下了手机号码。
   第二天老村复电了。这是一位古道热肠的知识分子,他答应尽可能帮我联系上见证虐杀金雕全过程的那位目击者,这位目击者是他的青海朋友。为了保护这位朋友,老村坦承在博文中用了一些移花接木的文学遮蔽法,但基本事实没有改动。
   几天后,老村很失落地来电:目击者联系不上了,好像失踪了。他担心可能是博客披露杀雕后,目击者害怕遭地下贩卖组织的报复,所以躲了起来。我又与老村反复沟通,要求老村无论如何要联系上目击者,这不只是写篇报道,这事关拯救西部的千万生灵!
   又过了一两天,老村终于联系上目击者。但目击者不愿直接联系我,害怕报道出来后遭地下黑网的报复。我就让老村转告我如何一次次严密保护线人的故事,以及南方周末在这方面一贯的传统与操守。未了,我还希望目击者看看我的博客,了解一下我的为人。这样做有成功先例,在郴州调查官场黑幕时,一位神秘的知情人开始时不信任我,后来他在网上搜查我的信息,发现了我的新浪博客,深被我的博文打动而接受了我的采访。
   我想后来是我的博客与诚意打动了这位目击者,目击者在终于开始和我直接联系。在交流中,目击者仍有深深地恐惧,害怕在吐出真相后遭黑手报复——“我反复地在斗争,如果我不说出真相,会良心不安一辈子。如果我说了,可能只有离开生我养我的青海去避难。但离开青海,我将一无所有,甚至不知道靠什么谋生……”。
   确实,如果为了一篇报道,让一个善良的人后半辈子不得安宁,会使我无法承受良心之重。保护好线人应是一个职业调查记者的基本操守。
   我和编辑晨光商量怎么办?后来晨光设法帮这位目击者在广州联系上了一份不错的工作,以解其后顾之忧。我把我们的努力在再一次电话沟通时告诉了目击者。目击者的反应出乎我意外:“我很感动,我不需要你们帮我找工作。如果我接受了这样的帮助,这就变成了一场交易。我愿接受你们采访,只是因为良心,而不是利益。”目击者答应在青海西宁与我见面,条件是在调查和报道时,都必须对目击者的身份、性别、年龄、目击地点等信息全面保密。

                 求证金雕之死
   西宁的阳光明亮得刺眼,在一个西餐厅的包厢里,目击者缓缓道出了所看到的全部过程,以及和猎杀组织之间的关系。
   但这种开始时的平静慢慢被叙述打破了,目击者回忆着金雕被钉入钢针,仍像王者一样站起来时,已经泪流满面了。目击者说,在两三个月的日日夜夜,都在梦中看到金雕像受伤少年般的绝望眼神……到后来目击者几乎是痛哭失声,这是一个有良知的心对那些贪婪与暴虐的控说,对金雕这个高贵生灵的悲惋,当时我也忍不住流泪了。这是我进南方周末第一次因为采访而流泪,以前无论采访多么悲惨的事,我都是很克制的。
   从目击者口中还得到一个秘密渠道,从这个渠道里,找到了虐杀金雕的贩卖者电话。为了不暴露目击者,我让同事李丹婷以老板秘书的身份和虐杀者联系上,声称要购卖金雕标本。虐杀者承认他是一个金雕标本制作高手,并在数月前拿一只活金雕做了标本(即是目击者所说的那只)。他还自称他的动物标本在整个西宁市质量最好,愿意做这笔生意。这就基本证实了虐杀金雕一事。
   但为了侧面印证这并非是个例,我又从互联网上搜索贩卖信息,还真从一些论坛上搜到了两条愿意出卖金雕标本的信息。我已经在调查中获知,买金雕标本的不少是广东商人。于是,我让实习生成希在广州打电话给这些网上贩卖者,自称是广东老板,要求购金雕标本。这些贩卖者果然上购,说出了他们的贩运渠道和市场价格。其中一伙,两只金雕标本要价50万元!
   我还通过各种关系拜访了青海报界、商界、文学界和政界的一些人士。他们向我证实,近几年在青海虐杀金雕的情况确有存在,甚至青海当地一些高级官员办公室里非法摆放金雕标本。这是有的人为了子女的升学和职务的调动而送给上级官员的。他们还向我介绍了金雕在藏区的各种神话传说,以及现今濒临被杀尽的惨况。
   各个方面的信息汇集都在证明着,目击者反映的虐杀金雕状况是真实的。

                

                让森林公安局接受我
   但要挖出金雕之死背后的庞大黑组织,这样的努力还是远远不够的,当地的野生动物管理部门才掌握着最核心的情况。
   于是,我到了青海省林业局,找到其下属的青海省野生动植物资源管理局和青海省森林公安局。他们对我爱理不理,让我空耗了一个数个小时。 
   怎么办?如何让他们信任我?
   我到一楼大厅百无聊赖地观察着这个严密的组织机构。突然灵机一动,我上了六楼,看到一个办公面积最大,老板桌上放着一面小红旗的办公室,我就闯了进去,我猜办公桌后坐着的是这幢大楼的最高长官——省林业局的局长或副局长。
   在采访工作中,常常是小鬼难缠阎王好讲。我就赌一把,如果他们的最高领导同意接受我采访,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等那位领导放下电话,我就自我介绍了身份,然后开始了一番动物保护的滔滔演讲。当然,这种演讲是要合乎官员逻辑,对症下药才行。例如,我充分肯定他们近几年在保护藏羚方面的出色工作,例举国家高层领导对野生动物保护状况的重视和几大批示。这样交流了半小时,局长就同意了,他打电话给宣传处,要求下属各单位配合我的采访。
   青海省森林公安局的一位副局长由此开始接待我采访。
   中午,这位副局长陪送我回宾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在车上闲聊时,开车的老司机听说我是南方周末记者后,大惊失色。他惊慌地告诉这位副局长:“局长,你们不能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几年前南方周末调查猎杀藏羚羊的事,披露了一份内部材料,结果我们局的老政委检讨了足足半年才过关。”
  “坏了,好事都要坏在这张乌鸦嘴上了。”我当时强作镇定,一方面诚恳地表白我们的职业操守,另一方面,我也用他们的官场逻辑来减少那位副局长对我的疑虑:“X副局长,我是你们的上级领导介绍过来的人,是上面让你要求配合我的采访的,这说明我是可以信任的。万一真出了事,也不是你的责任,而是上面的原因啊。”这位副局长微微点了点头,没作明确的表态。
   第二天,我再次访这位局长。尽管他已经没有像初次见我时那样热情,但还是带我看了他们缴获的鹰类标本,并派了一位警局官员专门接受我的采访。
   也正是这些采访,让我了解到猎杀金雕等野生动物理的张恩科和张维科兄弟集团,了解到他们遍布青海、陕西的猎杀网络以及伸向北京和广东的全国性地下黑网。
   也正是在他们的介绍中,我得知广东是全国最大的野生动物消费中心。于是,我把这一信息告诉编辑晨光,认为要查清整个地下网络,必须要查清广东的销售黑网。晨光同意了我的看法,,他亲自出马,带实习生成希明察暗访了广东的销售黑网,尤其使广州市森林公安局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开明的广州森林公安局向本报提供了大量有价值的信息。正是这样的信息补充,使遍布西北、中南、华南甚至延及东南亚的猎杀、贩运黑网,在我们的眼前渐次清晰起来。

                   惊心动魄的暗访
   就在采访森林公安局的间隙,我还抽空拜访一些研究野生动物的专家。一位专家出语惊人,西宁市野生动物协会里的野生动物救助中心,是一监守自盗的贼窝!他称,这个协会常常以合法的名义猎杀国家一二级保护动物,以此获利,他还以亲身经历作证。这让我既震惊又难以置信。
   当时我想,即使这样的事是真的,要报道也极困难,因为对方不可能认帐,要取到有杀伤力的证据也极困难。猎杀国家一二级保护动物可判刑甚至可判十年以上的重刑。如果我没有足够证据来报道这一情况,可能被他们指控为诽谤。
   但我还是想看看这个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明访一下,说不定能看到点蛛丝马迹,以印证那位知情人的说法。
   查114得知,这个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在西宁市植物园内。植物园依山而建,我打的到植物园,找了一圈竟没找到。其时已下午四点,当时就生出了偷懒的心,找不到就先不找了,逛一逛植物园算了。我就开始爬植物园内的土山。高原上运动有点吃力,爬到山顶,觉得肺都要快炸了。坐在山上,静静地看着西落的太阳。那时,我在想,如果头顶能掠过一只金雕该多美啊。可是我只在西宁动物园里看到了活金雕,它们被养得像母鸡似的,再也没有了翔在高天的壮美……
   从山上下来后,问出租车司机,我想买只金雕标本带回广东,哪个黑市有货。司机指着刚好路过的西宁市人民公园哈哈大笑:“黑市就在眼前。”他告诉我,人民公园里的花鸟市场,曾经是贩卖各种野生动物的著名黑市,被警方打击后,贩卖行为只是隐蔽了些而已。我表示不信,司机就急了:“上个月我还帮一个客人从花鸟市场里运出一只金雕标本呢。”
   第二天,我来到这个市场瞎逛。看到一些有动物皮毛卖的店就进去问有没有金雕标本,这些老板都神情紧张地告诉我,没有没有,卖这个要坐牢的。我并不气馁,继续瞎逛碰运气。
   运气终于来了,当我走到一家藏饰小店时相问时,女店主疑惑地看着我。我就开始编故事:我到西宁出完公差,广东公司的大老板突然要我帮他带回一只金雕标本。原因是,“我们老板前段时间去另一家公司谈生意,那家公司的会客厅里摆着一只威武的金雕标本。这家公司的老总告诉我的老板,说摆上这种有神性的金雕标本后,就给公司转了运,公司半年后就扭亏为赢了。我的老板听了后就相信了,他非要我带一只回广东不可”……“你说我这做马仔的惨不惨啊,你说我在西宁人生地不熟,哪里去找金雕标本啊”……我的一番编演让这个小店主开始相信我。
   她说:“只要你诚心想买,我可以帮你做介绍。但你一定要保密啊,警察查得很紧,贩卖金雕可是要坐牢的。”我连连应诺。她说今天帮联系“老大”。
   第二天她如约电话通知我,到她店里去谈。这里说明一下,暗访为了保护自已,一定不能留下任何个人的真实信息。例如,我告诉她的那个手机号,就是临时在青海买的。
   她说老大不想直接和我见面,但让她带了两张金雕标本的照片给我。我说你们老大是怎么一个人物啊。她说:“我们老大经营的是全青海最大、最正规、最合法的野生动物店面。我问,既然你们老大做的是合法的,为什么现在却要这样神秘地和我做生意啊?”她笑了:“警察查得紧啊。”她突然又问了句:“你不会是警察的密探吧?”我很镇静地反问她:“你看我像吗,你看我有必要吗?”
   我在和她交谈时,已悄悄录下了交谈内容,这样的暗访保留好证据是极关键的。
   如此往来接触了三四次,女店主终于信任了我。那天下午,她通知我可以去见“老大”。去之前,我作了充分准备,一方面给编辑晨光打好招呼,一方面在手机上拨好青海省森林公安局长的电话,如果情况危急,我可以直接拨号让他们来保护我。同时,拿掉了平常享随身带着的身份证、名片、记者证等任何能暴露身份的东西,只在一只内袋里放好一支录音笔。
   女店主还带了另一女子,和我一起坐上了出租车。
   我问:“老大叫我们在哪里接头?”
   “山上。”女店主淡淡地回答。
   我的心一下子跳得快起来,山上,千万不要是那些人迹罕至甚至是打不通手机的地方啊,千万不能被搜出录音笔啊……


               查出监守自盗者的名字
   一边看着车窗外的情况,一边越来越觉得古怪——朝山上走的这条路我怎么好像见过……
   啊,我突然想起来了,这是条通向西宁市植物园的路,就是我上次我去植物园里寻找西宁市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路,只是当时没找到。我突然明白了,难道她说的“老大”就在西宁市野生动物保护协会?
   进入植物园,女店主带我爬山绕了几个弯,指着“西宁市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和“野生动物救助中心”这两块牌子对我说:“老大就在里面等我们。”
   那时我的心几乎要跳到嗓子眼上!如果那次我没有偷懒,找到了西宁市野生动物保护协会,那今天的暗访不但会暴露,而且有可能遭来人身攻击,甚至还可能惊动牵涉其中的权力者,他们就会通过各种关系来压掉我的报道。
   看来,那天偶然的偷懒,竟成就了这次暗访,这不是天意还能是什么?
   “老大”已经站在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门口,脸很黑,胖胖得,整张脸长得像香港明星曾志伟。我又把以前编造那个女店主听的“故事”重新在这位“老大”面前说了遍。由于是熟人带来的,所以他相信了我。他告诉我:“我这里什么标本都有。”然后带我去二楼的仓库看货,只见里面不但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的金雕标本,标本中还有国家一级保护的胡兀鹫,棕熊,藏羚羊……我指着各种标本探问价格,诱着他说出如何猎杀、制作标本的经过。他滔滔不绝,我早已悄悄按下录音笔,记下这些他自供的罪证。
   看完标本后,我开始和他谈价格,最后谈到一只大金雕标本的价格是八千元。为了让他相信我,我又当着他的面给编辑晨光打电话。这时,晨光的身份成了我的广东老板。事先我们已设计好,让晨光暂时不要同意这个价格,这样可以让我在现场有一个脱身的理由,也可以为下一次接触埋下伏笔。一通电话后,我告诉这位“老大”,老板觉得这个价格贵,我回宾馆再说服他。 
   过了几天,我再次去找这个“老大”。这次我还带了相机
   那天是周末,到了西宁市野生动物保护协会,那个“老大”还没回来,只有一个看门人和一个值班人员。我对这两人说,我是广东过来买金雕标本的,上次和你们那里长得像曾志伟那样的工作人员谈过。他们就很热情地和我聊起了天,说经常有广东客人来这里买野生动物。
   通过和他们的聊天,我不但知道了,该野生动物协会确实曾大量贩卖各种野生动物牟利,而且还确证了上次接待我的那位“老大”确是这里的工作人员,名字叫贾成元。
   贾成元回来后,我继续和他谈,并要求对仓库里的标本拍照。我说的原因是:“我的老板没法到现场看货,所以要我拍几张数码照传回去,此前你们给的照片不清晰,他以为是你们的标本质量不够好。”我的实际目的是进一步获取该协会贩卖野生动物的证据。
   贾成元对此有点警惕,他要求我提供名片和单位电话。我说,我们老板比较怕事,你知道的,做这种生意,让别人知道的越少越安全。他也拿我没办法,但不同意拍照。
   我继续用激将刺他:“现在查这么严,你怎么帮我们安全把货运到广州?”
   他说:“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
   我继续激将:“你不拿出金钢钻我怎么知道你能揽瓷器活?”
   他终于说出了真相:“我们是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我们可以给你搞到合法的外衣。例如,你可以让你们单位传一份你们要搞野生动物研究和展览的函过来,我就可以给你办出合法的批文。你们老板如果还想更办个合法的收藏证,只是价格要加倍。”
   我仍装得将信疑。他就亮出一份已经搞定的批文给我看。他得意洋洋地读给我听里面的内容。我正是我所需要的,我全部对此录了音。

   经过长达二十多天的调查,整理黑网查清了,《神雕之死》的报道出来了。社会舆论反响强烈,三大门户网站也在重点位置挂出,有的还做了专题。
   但令人遗憾的是,国家有关管理部门至今昔没向本报查询更多的背后情况,青海当地管理部门也没有处罚贾成元等人,也没有追查虐杀金雕黑手。只有已经在押的黑市大老张恩科,被判了十年有期徒刑,据说央视在这几天将播出判决的故事。
   报道后,目击者称并没有因为我的报道在生活上受到任何影响。
   我想,其一是我的保密措施起了作用,让他们摸不着头脑;其二是,我手中还掌握着更多的情况,他们投鼠忌器。
   如果他们胆敢伤害那位向我提供的目击者,我就把那些还没报道出的各种证据和录音全部披露出来。
   所谓“君子跃跃欲试,引而不发”,对那些贩运黑网上的人也一样,没有射出的箭才具备永远的威慑力!


 

  评论这张
 
阅读(1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