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自由的天宇

 
 
 

日志

 
 

女大学生冷静的回家路  

2008-01-27 00:42: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大学生冷静的回家路
来源: 作者:南方周末记者 傅剑锋 发自安徽芜湖  [2008-01-2322:03:01]本文记录的是,安徽师范大学女生冷静的回家之路。1月13日下午,在芜湖车站拥挤的人流中,她无法把握自己的生死。
1999年,本报报道了四个打工妹在火车上挤死的故事。近十年过去,拥挤的春运仍在继续,悲剧再一次降临,而我们仍在执著记录。因为一个人的悲剧背后,其实牵系着所有人的命运。
 

1月19日,春运第一天,河南省普降大雪。郑州火车站迎来今冬第一次客流高峰,当天发送旅客8万多人。这位母亲带着孩子顶着风雪赶火车 陈更生/摄
 

冷静生前照片

   1月21日夜,风寒雪疏,大学女生冷静终于乘上了回家的火车,同行的还有爸爸、妈妈和弟弟。而1月13日,她千辛万苦也没能在春运的人潮中挤上火车。
   只不过,等她终能归家时,19岁的少女已是妈妈怀中的一盒骨灰。1月13日候车时,她被急于上车的人群挤下站台,死于来不及刹住的列车下。

最后的告别
   1月13日下午3时,要回家过年了。安徽师范大学英语教育系学生冷静拖着箱子,一脸兴奋地跑到好友刘佳的宿舍,狠狠抱了她一下:“这是最后的拥抱,回到家我们要发短信报平安哦。”
   这对冷静来说是个特别开心的日子。上午,她考完了大三期末最后一门课。中午,她兴奋得直向刘佳嚷:“回家了,下午我要回家了!”
   几天前,冷静就已迫不及待地把芜湖至老家阜阳的火车票改签到1月13日下午,只等那天上午考完。
   这一天雨雪霏霏。冷静的几个同寝舍友都已回家了,留守在安徽师范大学南校区夏沁园宿舍的女生们都有点神不守舍,回家的念头就像窗外呼啸不止的风。
   刘佳能够理解冷静的这种心情,她记得在冷静的床头旁,贴的不是明星头像,而是和爸妈弟弟的合照。“她是我们同学中最恋家的一个,常常会和家人通上大半天电话。”刘佳说。
   母亲陈敏更了解女儿的心。就在期末考试五天前,冷静在给母亲的电话里忽然冒出一句:“妈,我好想家……”
   陈敏安慰女儿:“想家可不能哭哦。”
   电话那头的冷静,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这个家其实清贫困窘。冷静一家全靠做中学教师的父亲冷恩来支撑,他每月1500元的收入,既要支付女儿冷静每年5000元的大学学费,又要支付儿子冷泉每年2000元的高中学费,还要照应常年有病、失业在家的妻子陈敏。冷静上到大三,家里已经贷款2万元了。
   冷静回家时穿着一件红色羽绒服。这是母亲花80元买给她的最昂贵衣物。这是她惟一的一件外套。在学校里她把这件外套从秋天穿到冬天,没有其他的外衣可以换洗。
   一个多月前,冷静打电话给母亲:“妈,我太想回家了。在学校里,我这衣服脏得都没法出门啦。”
   陈敏劝女儿:“妈要你去买一件,别太省钱。”
   冷静:“不怕,再忍几个星期就可以回家了。”
   冷静的鞋也该换了。这双鞋是母亲陈敏一年前花20元为她买的。冷静觉得芜湖的物价太贵,一般衣物都是在物价更便宜的老家阜南县买的。
   冷静从未向母亲抱怨过这些,相反总是记挂着身体有病的母亲。陈敏记得女儿总是这样说:“妈,你一定要吃好点,有病一定要去看。不要担心贷款的事,等我师范一毕业,贷款就可以还掉了。”
   冷静以同龄中少有的忍耐分担着生活的重压。她每月生活费160元,60元买书与日常用品,100元作伙食费。在学校,冷静的早餐只花1元,中餐与晚餐各只花1.5元,而食堂里的菜要2.5元以上才会有肉。
   在刘佳的印象中,冷静只有一次款待了自己。一次她弟弟冷泉放假来芜湖玩,冷静带着刘佳与弟弟在校外餐馆点了炒菜。
   这次,母亲陈敏已经在1月13日买了不少好菜,迎接女儿的归来。

装满礼物的箱子
   大约在13日下午3时10分,冷静和一个同乡好友一起挤上开往火车站的10路公交车。50分钟后,她拖着一只箱子、挎着一个女式拎包,进入人山人海的芜湖火车站。箱子里装着她给家人买的礼物,还有一大包芜湖特产“傻子瓜子”。
   她乘坐的是宁波开往阜阳的5082次硬座普快,原定的开车时间是当日17:05,到达阜南车站的时间是凌晨两点。父亲冷恩来在凌晨一点赶到车站,守候一个学期没回家的女儿。
   冷静的母亲记得,去年五一节时,因为长期营养不良,冷静生病了,过了很久才告诉母亲没有回家的真实原因。而去年十一,冷静为了在节假日多做点家教挣钱,也放弃了回家。
   每周六下午,冷静都去做家教,两小时25元。除此之外,冷静还给非英语专业的大一大二学生上没有报酬的公共英语课。这是学校为英语教育专业的优秀生设计的“锻炼”项目,冷静的成绩曾排在全年级第八名。
  冷静曾对刘佳说,“很喜欢做老师”,尤其是为非英语专业的同学上课。可以获得学校的证书,有利于找工作,可早点为家里分忧。
  她这种时时为家人着想的性格也带到了与同学的相处中。这个冬天很寒冷,冷静就把自己的一双新手套送给了同寝室的贫困生任鹏鹏,自己仍戴旧手套。直到后来家人为她整理遗体时,她仍戴着那双旧手套,家人发现手套上都已经有不少破洞。“她的这种性格,班上所有人都会喜欢她。”刘佳说。
   在她眼里,冷静1.7米的高挑个儿,长着略胖的娃娃脸,戴一副廉价的黑框眼镜。尽管穿着很差,贫困却好像没在她身上留下阴影:她内向、宽厚、忍让,喜欢抿着嘴笑,像鹿一样安静。
   但这样一个女孩,仍须去面对那惊涛骇浪般的春运人海。冷静早在几天前就已准备好,把最重要的东西都打理在了箱子里。
   这些重要的东西,冷静一个多月前就开始操心了。
   弟弟冷泉记得,早在去年12月初,姐姐就问他“你需要什么”,他说想要一双球鞋,脚大,要46码的。结果冷静跑遍了学校周围的商店,也没找到这么大的鞋。
   1月初,阜阳那边下雪了,冷静就想着给弟弟买围巾。“回家前,她打电话告诉我,已经给我和堂姐都买了围巾,还给我买了羊毛衫。”冷泉说。

                    “轨下面有人!!”
   13日16时30分,车站候车室里已聚集了四百多人,一片人山人海,九成是回家过年的大学生。
   16时55分,火车站广播开始播音:5082次即将进站,停靠一号站台,请工作人员做好接车准备。候车室的秩序一下子混乱起来,人群争先恐后地往检票口挤。
   冷静的2004级同校同学“皮波浩浩”与另一目击者马先生都记得,当时广播没有说开始检票,但进站口上方屏幕却打出“开始检票”字幕。
   检票口没有检票便打开了,人群从候车室涌向站台,每个人的胸都和别人的背挤贴在一起,一些女生在尖叫,一些人脸上挤得青筋暴出。人潮汹涌中,人人都成了波浪里的小木片。
   “皮波浩浩”与同伴挤散了,却又很巧合地被挤到了冷静旁边。两个人打了个招呼,就各自埋头往前挤。
   芜湖火车站在每年春运、学生寒暑假往返的拥挤都远近闻名。这个城市有着同时放假与上学的数万名大学在读生,以及庞大的外出打工人流,但火车站却只有三个站台,卖的票多是没有座位的过路车,车来时已经超载许多了。
   更致命的是,由于是中小站,火车在这里常常只停几分钟,往往引发爆发性拥挤。芜湖火车站铁路派出所的一位警官甚至回忆,有一年他在站台维持秩序时,竟被疯狂的人流挤上了火车。
   对冷静这样性格忍让的女孩来说,如此挤法太难为她了。父亲冷恩来记得,去年寒假时,挤上了火车的冷静竟又被拽了下来,结果只能转乘当夜12点的过路车。回到家时,冷静脸都白了:“人太多了,挤得太可怕了。”
   13日,可怕的拥挤又一次降临。由于下雪,芜湖段的高速公路封路,更多人选择了火车。
   17时,“皮波浩浩”和冷静终于挤到了一号站台天桥入口处,很多人挤在他们后面,火车还没进站。“皮波浩浩”在等同伴时,看到冷静小心翼翼地站在站台的警戒线外,向前探望着火车的踪影。
   半分钟后,火车缓缓进站,四百多人慢慢地往前挤。来芜湖出差的马先生也在其中,那时他没有看到站台上有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
   由于下雪,铁轨很滑,火车制动时间较长,马先生认为,火车入站停靠时间比往常多花了大约一分钟。当火车在站内滑行而没有完全停车时,可以看到车上已经爆满,车厢交接处和走道内都已经站满乘客。
   此时站台上开始有人呼喊:“怎么不停车”,“不会不让上车”,“太满了大概不放人上去了吧”,人群开始失控,大股人流前涌,有的人开始追着拍打车门,而此时列车还在前进。
   这时,“皮波浩浩”的包被挤掉了。他看到冷静的旅行箱也不见了,只剩下拎包挎在手上,她着急地在人群里寻找着箱子。
   “等她又一次埋头找箱时,我好像听见她叫了一声(现在我可以肯定是她叫的,那时候她肯定被人绊倒了)。”皮波浩浩回忆。那瞬间车站很吵,皮波浩浩也没在意。
   几乎就在同时,“皮波浩浩”听到有什么东西掉下铁轨,和一个人隐约的悲呼:“啊,我掉下去了!”
   “皮波浩浩”感觉出事了,他和挤在前面的一小群人大喊“别挤了!”但不管他们怎么叫喊,其他人都像僵尸一样继续往前面挤。那时火车仍然还没有停稳。
   挤在皮波浩浩右前方的一个女人突然发出尖叫,然后有人撕心裂肺地吼:“车轨下面有人!!有人啊!!停车啊!!”
   挤在前面的人都开始跟着吼。挤在后面的人群意识到出事了,人潮开始回退。一个穿着火车站制服的人慌慌张张挤了过来,往铁轨看了眼,脸都白了,开始吹哨,让所有人后退。一个穿火车站制服的人喊话:“控制人上车!!车下面轧死人了!!”
   人群愣了几秒,立即便炸开了锅,火车上也有人往下面看。“皮波浩浩”忍着害怕往铁轨里看了一眼——“我的妈呀!”
   几个警察跳了下去,把冷静的遗体抱上来。皮波浩浩看到,冷静的手上还挽着那个拎包。“我听见了她被人绊倒发出的呼喊。但是,就一念之差,我就没有在意!!!我干了什么?和众人一起往前面挤,一起把她推到了冰冷铁轨下,无人清白!”皮波浩浩不停地自责。
   马先生当时离白线还有一米多远,但是人群一开始骚动,就不知怎么被推到离白线只有一步的距离。他后怕地回忆:“如果我不是离人群边缘比较近的话,手里拎着笔记本电脑、腾不出手来稳定身体的我,是否也会被推下去?”
   对“皮波浩浩”与马先生的回忆,后来一位参与事故调查的铁路派出所警官向南方周末记者确认,“他们说的基本情况都是真实的”。

姐姐,我们回家
   事发后,舆论同声谴责。芜湖火车站立即内部整顿,三名失职的火车站负责人被撤。
   参与事故调查的一名警官私下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事故的原因和火车站客流管理不善有关,更与为追求企业利润过度售票、严重超载相关。铁道部也在几天后开发布会称:要“坚决防止发生旅客拥挤踩踏情况”。芜湖火车站也愿意作出数十万元的赔偿。
   1月21日晚,耽搁了8天行程的冷静再次踏上了回家的路。这一晚风寒雪疏,她躺在一个骨灰盒里,和家人们一起穿越拥挤的站台。
   在芜湖火化前,家人为她换掉了那件红色的旧羽绒服,穿上了崭新的白色羽绒服和牛仔裤。这些衣服都是她生前一直舍不得买的。
   她一直穿着那双20元的鞋。后来在整理冷静遗体时,殡仪馆的人感慨:“这鞋哪像是个女大学生穿的,在芜湖只有老人愿穿。”
   冷泉在与姐姐阴阳两隔后,才收到姐姐给他买的围巾。1月20日,冷静死后的第七天,父亲冷恩来才领回了冷静的所有遗物,包括箱子。
   箱子的密码是三年前冷恩来为女儿上大学时设置的,三年后却要这位父亲去破解和女儿的生离死别。
   他哆嗦着打开箱子,里面除了有冷静曾告诉弟弟的围巾、瓜子,还有送给父亲和母亲的毛衣。冷静带给自己的,只有本副修用的日语书。
   她生前还舍不得换手机,一直用着一款男式的旧手机。现在,家人花800元为她买了款浅红镶边的超薄女用手机,放在了骨灰盒旁。
   弟弟冷泉一直守候着她。回家的路上,他一直没忘记和她说话:“姐,以后我经常会发短信告诉你我的生活和学习成绩。姐,你放心,别人不会挤你了,我们带你回家。”
  [特别致谢目击者皮波浩浩、马先生(网名蔷花红莲沼泽魅、飞魅),实习生李林才、杨洋对此文亦有贡献]

 
 
冷静生前好友刘佳写给她的信
 
亲爱的冷静:
  你在天堂过得还好吗?
  我们非常想念你,总觉得你并没有离开我们,尽管这是不可能的。我明白你不会再回到我们身边,让我们再次听到你的声音。尽管我能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但是我忍住不哭,因为我知道你不愿看到我的眼泪。在上帝的关爱和天使的陪伴下,我相信善良、纯洁的你从此过着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
  我最担心的是你正处于悲伤之中的父母和弟弟,而我,除了为他们祈祷,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
  也许,如果你的家人也和我一样,相信天堂中的你已经远离了悲伤与痛苦;如果你弟弟明年高考时发挥出色;如果你的离去能为世界带来和谐,他们会为此感到些许宽慰吧。亲爱的冷静,相信我,这些“如果”会实现的。
  你的灵魂长存

爱你的,Amy.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