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自由的天宇

 
 
 

日志

 
 

简评<盲井>,兼谈导演李扬,小论艺术良知  

2007-06-14 14:5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博友在留言上谈起了<盲井>这部片,认为值得一看,这倒勾起了我的一些回忆.
                                
   看<盲井>是在三年前的杭州.其夜风雪交加,那夜我独宿于杭州西湖边的一家风味独具的小客栈.这家客栈在虎跑与龙井的交叉小径的小山上,薄雪盖了荒野.
   我住的房间是原凤凰的主持人梁冬先生住过的,小店主告诉我,梁冬和他老婆在那个小屋里窝了半个月写书.店老板为他的小屋有名主持人光顾过而自得不已.我也记得,梁冬离开凤凰去百度前,出过一本关于他自身经历的书,估计在杭州写得就是这本吧.
   小屋里存了很多碟,随手一拿就拿到了<盲井>.当时并不知这部碟有什么背景,也没去注意导演是谁,只是觉得晚上没事,看着张碟取取暖吧.
   慢慢进入电影的情景后,心就被击疼了.电影的基本情节简单而黑暗,就是讲两个矿工,经常流转在各个矿上,与一些外地矿工结成亲密的朋友,对外宣称是亲人.一起下矿到小煤窑后,就趁其不备把结识的那个矿工砸死,又伪造成矿难,然后借此以亲人身份向小矿主索赔.他们俩挖矿是辅,谋财害命是主.打一枪换个地方,在各个小煤窑屡屡得手.
   在一个小煤窑,他们就瞄上了十几岁的小矿工元凤鸣(王宝强饰,就是后来演傻根的那位老弟).他们俩慢慢与这位天真烂漫的"傻根兄"成了密友,外人以为他们仨是一家人.
   时机终于成熟,就等着在矿下谋财害命了.但元凤鸣浑然不知,他太善良,相信任何人,把这两个作恶无数的人也当作真正的亲人,并抱有对生活的美好期许.这让其中一个骗子一度觉得元凤鸣就像自已正在上学的儿子,这个骗子把害命钱骗来后,主要也是补贴家用,和孩子的学费.
   所以,就在这个骗子准备对着元凤鸣一铲子下去的时候,他犹豫了,那点幽明不定的善光在他心头窜了上来.但另一个骗子却坚决要求下手,他们在元凤鸣的背后展开了默默的争吵与生死的相搏.在漆黑的矿下,善良的元凤鸣却还是一无所知.
   一时萌动的善念与长久的恶念激烈交战,煤矿忽然开始蹋方了.两个互斗的骗子双双死于矿下,元凤鸣却逃了出命.至此,他仍然不知道刚才其实是命悬一线.
   小矿主见到死了两名矿工,特别想宁人息事,因为查不清这两个矿工的身份,就把元凤鸣找来,以为他是这两人的亲戚,叫他拿上几万元"亲人"的赔偿赶快离开.元凤鸣也不清楚这两名矿工是哪里来的,既然矿老板给他这么多钱,就拿呗.就拎着一大袋钱,傻乐傻东地回家了.
   当时看完这个片子,非但没有温暖身体,倒是全身发冷.真黑暗的人性啊,尽管这是虚构的故事,但我相信这是真实的人性.
   这两个矿工,他们是底层里讨生活的人,承受着被损害和被侮辱的命运.但他们还以更加倍的邪恶与狠毒,去伤害比他们更为悲惨的人.可以说,底层社会里常常如此.所谓暴民,总是产生在这样贫困与恶毒的土地上的.
   那时屋外风发着呜呜的声响,我索索发抖地站到阳台上.我在遥想,在现实情况下,善良的元凤鸣不可能有这么幸运的,只是电影不想给太多人绝望,而设置点亮色罢了
                          
   出人意料的是,一年后,央视新闻调查的主持人郭宇宽忽然电话我,说<盲井>的导演李杨想找我聊聊.
   从电影上忽然来到了生活中,这种经历有点奇特.
   这是在北京的一个冬夜,饭菜是由郭老兄作东的.李扬的头发有点长,眼神比较温润.他说想找我的目的是想把我的采访稿拍成电影,特别是想把发廊女之死的那篇调查拍成电影,因为内里深刻的人性与苦难震憾了他.
   我说好啊.然后大家就开聊了.那天我兴致也高,主要是我在讲故事.讲各种社会奇录,郭宇宽大笑,如果你能够把现在讲得故事写成报道,估计可以让报道精彩十倍.我说是啊,可是能被充许写出来吗?
   那天谈完后,李扬从我电脑里拷走了我的一些报道资料.他说在搜集一些能真正反映当下中国社会的题材.
   后来,我们就没有再联系了.我也不知道他最后会准备拍一部怎么样的电影.
                       
                            
   又是一年后,一位好友忽然告诉我要采访李扬.我说,我对李扬有点熟悉啊,可以帮你一起讨论如何采访他.
   那时我才知道,李扬已经确定要拍一部新片——关于拐卖妇女的.据前去采访的好友说,那天看到李扬的片场上美女如云,"美得都有点卡通,美得像这些美女都不是生活在现实生活中的".
   李扬很好玩,他对那些前来试镜的美女好像都不感冒.他当时告诉我的朋友,这些女孩子美得太城市了,没有那种乡村的感觉,可能不适合拍我的片子.
   如此忽忽,又过一年.本月初,我看到本报文化版上报道了李扬已经拍好这么片子了,叫<盲山>,读了对李扬的采访,一如两三年前的面晤,很有意思.
   并且,这部片子对李扬有转折性的意义.据说广电总台批准此片走向国内市场.这位地下导演也终于可以走到地上了.我也真心希望,广电总局的同志们,开明点再开明点,好导演才会有出头之日,中国的电影才有更多希望.
                     
   <盲山>还没机会看,对<盲井>的艺术水准倒可以瞎评几句.
   总体感觉,觉得<盲井>是有艺术良心与叙事能力的.揭示了人性之恶,对中国的当下又有深刻的关注.这种勇气很少在那些所谓大导演之类的人身上看到.如张艺谋,就是一个最成功的投机分子,历数他的影片,除了<秋菊打官司>外,几乎极少有过对人性与当下中国真正的关注,至于<英雄>和<十面埋伏>,那简直是一蹋糊涂欺骗中国人民的影视垃圾.与他有的一拼的就是陈凯歌同志的<无极>了.
   比较关注当下的大陆导演中,略让我敬重的有田壮壮,张元,贾章柯等几人.但有时我看他们的片子也会后悔,因为有的片子故事讲得很不好.以贾章柯为例,故事讲得还可以的,也就是<小武>了,像后来获了个奖的<世界>,故事讲得真是太一般了,整部片子沉闷、松散.至于<三峡好人>,故事讲得简直一蹋糊涂.拍三峡移民的故事,我觉得完全可以拍得让人心都碎掉,因为我了解这些移民,我去过那些地方,采访过上百人.但是贾章柯却把这些故事拍得像白开水一样,我也真是服了他了.中国真得是编剧无人了吗?!
   倒是去年宁浩同学拍得<疯狂的石头>,以其搞笑的故事,辛辣的疯刺,对当下的隐喻,获得了艺术与市场的双丰收,也让人看到了中国新导演的一点希望.
   去年在北京记者站驻站时,偶看话剧,常常被话剧那些令人惊艳的故事结构与叙事能力所震惊.所以,我在想,中国的电影电视编剧,只要有中国话剧编剧的三分之一写作故事、思考社会的能力,就可以把影片做好了.
   故事都讲不好,拍个狗屁电影!你再艺术,也不能违背人的认知常识和享用艺术的常识啊.
   相对而言,李扬的<盲井>,既算是一部会讲故事的片子,也算是一部关注人性和当下的片子.
   但是,有的博友想把这部片子和天堂电影院海上钢琴师之类的片子比,那就差太远了.两者都不知道相差了多少个档量节.
   我不清楚大陆的导演要过多少年,才能拍出像<天堂电影院><海上钢琴师><七武士>等等那样伟大的片子.我们只能希望我们能早日看到.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