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自由的天宇

 
 
 

日志

 
 

业务讨论:对宋志标诸同仁批评上期南周头条<无户口婴儿之死>的回复  

2006-08-18 10:32:22|  分类: 我的采访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认真拜读了宋志标、邓科、沈颖诸同仁对头版的<无户口婴儿之死>的批评与建议。尤其是对于宋志标兄,数次对南周以及对本人的批评文章,颇有份量、颇为厚重,我觉得他真可谓是“南周的牛虻”,如果这个评介对他来说还有过誉之处,那他至少对于我的业务来说是“牛虻”。这些批评者的建言,使我能更为严谨地思索业务上的问题,时时提醒须求术业的进取。我要因此对宋志标等同仁表示真诚的谢意。
  下面,我想一些被批评的核心问题表达我的看法,不当之处多多指正。
                                  一、逻辑链条是否失范
   宋志标、邓科、沈颖等同仁,包括一些“意见超市”的发言读者,认为“婴儿之死”与“办不了北京户口”之间的因果链不能成立,故本文的采访报道不能成立,有牵强附会借题发挥之嫌。
   我想说,在采访之初,我也有这样的质疑。当时我接晨光的这个题时就认为,极可能婴儿之死与北京户口无关,而与抑郁症有关。而晨光鼓励我说,不管因果链如何作为一个新闻都有一定价值,不要坐在电脑前臆测,没有调查没有发言权。于是,我开始了调查。调查的情况正如后来文章里呈现的,户口问题不是杀婴的唯一原因,但却是最重要的诱因。
   我从对刘的老家及同事、邻居、妻子等人的调查中获知,刘从小性格孤僻,但无精神病史,其犯抑郁症的情况在案发前不但刘本人不知,其妻子也不知,后警方在查案中才鉴定发现。那么,孤僻性格是如何演化到抑郁症直至杀人的呢?
   我想文章对这一基本过程的交待还是清楚的:低微的家庭收入、高昂的房价、连绵的疾病、积劳而成的早产,以及长期不公与性格孤僻之间造成的恶性循环,是重要的铺垫性原因。这些负何,对性格孤僻、没有朋友、不善心理排遣的刘瑞良,已不堪重负。而孩子的户口问题,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他终于在户口问题前彻底崩溃。
   这是一个事实呈现的过程,而非宋志标等同仁所说的是记者编辑牵强所置的问题。刘本人对其犯罪动机与犯罪心理也有非常明白的表述,他向警方交代:“如果孩子上不了户口,以后就是黑户,会受到歧视,与其这样还不如让孩子早点解脱。”(文章第一部分里有相关表述)
   另需要说明的,尽管经过多次努力,检方与法院不愿在庭审前透露更多的案卷内容,且公安也不愿接受采访。但不管是该单位同事、还是其妻子、其邻居在接受采访时,均根据对事件的了解与刘瑞良的印象,认为其杀婴与户口有关,亦从另一侧面印证了杀婴与户口间的诱因关系。而昨日(8月17日)公开庭审的情况,更是证明了户口与杀婴之间的诱因关系是因果明确的。
   试摘录其中一些报道内容:
    (见http://news.bokee.com/social/guanzhu/2006-08-17/692782.shtml
   "你为什么要杀死你的孩子?"当公诉人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刘某张着嘴愣了几秒钟,然后便爆发般地痛哭起来,边哭边捂着脸语无伦次地叨念着:"就是因为户口......我不想再见我父亲......他死了就什么事都没有了......"据了解,事发当天,刘某和妻子为孩子上户口的问题起了争执,刘某不想去找与自己关系恶化的父亲。"上不了户口,孩子就是黑户,以后也要受歧视,孩子如果死了,就一了百了了"刘某表示烦闷之极的时候,这个念头出现在脑海之中。
   "我当时用手卡住孩子的脖子,妻子冲过来,打我,我抱着孩子躲开,然后把孩子摔在了地上......"法庭上,刘某的表情瞬间又恢复了平静,仿佛在说别人家的故事,"后来妻子抱着孩子去了医院,我坐在地上,她打电话说,孩子已经死了,我就说‘死就死了’,就不用再担心他的户口问题了......"自始至终,"孩子始终没有睁眼,也没有哭闹"。……刘某的辩护律师则认为,户籍制度才是酿曾这场悲剧的根本原因,所以请求法院从轻对刘某进行处罚。
    (见http://news.163.com/06/0817/01/2OML4NUU0001124J.html
   公诉机关指控,2006年元旦下午6点多,刘某看着儿子,又开始为上户口的事情发愁。他在公安机关供述说:“如果孩子上不了户口,以后就是黑户,会受到歧视,与其这样还不如让孩子早点解脱。”想到此,刘某突然从床上抓起出生仅43天的孩子,当着妻子的面重重地摔在水泥地上。回过神来的妻子把孩子抢过来送到医院。但经抢救无效,孩子死亡。后经司法鉴定,刘某患有重度抑郁症,为限制行为能力人。事后警察根据刘某妻子的报案,把刘某抓获归案。
   并且,昌平检方也不掩饰对刘瑞良身世遭际的同情与对户口制度诱因的认同,请看《北京娱乐信报》8月17日的报道:“公诉人认为,刘某的行为已经构成故意杀人罪,其犯罪包括了社会和自身的各方面原因,但其自身缺少法律知识是主要原因,鉴于刘某在犯罪的时候是限制行为能力人,希望法院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检察官甚至因为同情刘瑞良哭了,请看这一段“公诉人在辩论的时候因为情绪激动,几度哽咽着不能讲话”。
   当时的报道之所以没有象现在这样能够如此清晰的看到这个因果链,是因为在庭审前这一敏感阶段,媒体一般不可能从检方与法院那里获取供述材料,所以尽管我获取了其妻子、邻居及同事的陈述,还是显得单薄了些。
  但我认为,不管是记者还是编辑,都是建立在大量的调查基础上对这一选题的因果链作判断的,并没有失误,亦不是宋志标所批评的,是价值先行与先入为主。
  现在我所要检省的是,如何在有限的信源下,用足够严谨与绵密的信息量,尽可能地不但使普通读者信服这一因果链,还能经得起同行的审议批评。在呈现事件发展的过程上,还需要多下功夫,这一点需好好努力。
                                         
                                      二 价值判断有否失当
   宋志标认为,这篇文章的价值判断是失当的。并严厉批评了我的“大尺度观察、细节化写作”的方法论。
   对于新闻写作中是否可以使用这一方法论,我发表于内部刊物以及南方新闻研究的相关文章对此已有详细论述,其合理性是充分的,在本文有限的篇幅里不再展开讨述。
   我想补充的是,宋志标兄曲解了我提出的大尺度观察之问题意识与新闻事实之间的关系。宋认为,南周现在的严重问题是先有问题意识,先有价值先行,然后去按照这个价值判断作报道,结果导致对事实的歪曲。
   但事实上,我在操作新闻时,从来是先有对事实的了解,然后从事实里发现与当下关系深切的问题,然后再对问题作分析,再进一步调查事实,互证与问题分析之间的关系。
   对大多数有操守与有责任感的媒体与记者来说,价值先行是一大忌讳,不管是现在的南周,还是我本人,都不愿、也屑去这样做。我觉得宋志标兄在这方面的批评,没有很好地建立在对文本的观察与分析上,而是沉溺在了自已的理论自足上进行了假想敌式的批评。
   再说到我对这个选题的价值旨趣,我所想呈现的,其实不只是成为杀婴诱因的户口问题,更想呈现一种贫病交加、四处碰壁的底层生态。尽管这是一个极端的例子,但有着反映底层问题的样本意义。造成其极端行为的几大因素在底层情况普遍。所以,当时我在采访他的一些同事与邻居时,他们中有数人说:“我同情刘瑞良,但又觉得他是个窝囊废,如果我到这个份上就不是杀自已的孩子,而是杀不让我办户口的人去了。”他们中有的人因为贫困,十年不敢生孩子。有的人始终在失业与生存的边缘挣扎,对生活与社会失满着绝望感。
   尽管有读者不能理解刘瑞良,但从采访中了解到,同样与刘生活的底层群体是能理解刘瑞良的,甚至包括那个在法庭上为刘瑞良的身世际遇而哭的主诉检察官。这正是因为,推动刘瑞良朝极端行为发展的几大因素,在低层问题上是普遍且急需解决的,是有共鸣性的。
   中国社会危机的爆发可能不是发生在繁荣与喧嚣的精英阶层,而是发生在无声而卑微的底层。当底层一些极端事件以社会病症的方式表现出来时,如果我们不去关注、记录与警报,以引起疗救的注意,那就是有负职业使命的失职。当时我做卖淫女教师这一报道,其问题意识,是与此相似的。那就是,这些人的困境与遭际已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地位,他们在转型社会中承受着如此巨大的苦痛与代价,我们不能让它们湮灭于时间与正统的时代叙事中。我们应该把他们记录下来,见证这个时代的另一面历史和另一种人生,推动众人对时代病症的关注与思考。
  
                                       三 行文方式是否失策
   宋志标兄认为,这篇文章的行文是失败的,重要的原因是有一些理论与制度的讨论在里面,使报道丧失了客观性。并且,他还摘录了行文的一句“有论者认为,刘瑞良的悲剧就是中国城市户口制度的不合理性演化到极端的例子,是活生生的‘户口杀人’“,以此作为该文丧失客观性的论据。但宋兄恰恰忽略了紧跟此句的后半句:“而反对者认为,刘瑞良杀子的主要原因是他的抑郁症而非户籍制度”。我在文本里呈现的是两种观点的交锋。而宋为了批评所需只摘取了前半句,不管是有意无意,此处断章取义的批评语态很难令人认同。
   其实,不必宋兄担心,如何冷静地讲述好一个新闻故事,这是一个常识性的问题,一般有所训练的调查记者都很清楚。以前,多数南周头条,包括我写得多数南周头条,都是实践了前面只讲新闻故事、后面作纵深的操作模式。这种操作模式的好处是可以完整地讲一个新闻故事,然后再以纵深稿作完整的理论、观点探讨。在写作上也显得比较容易与简单。缺点是,多数读者在看完了新闻故事后,对纵深就不再阅读,哪怕是写得很好的一个纵深(从网上的跟帖可发现这一现象)。所以从传播的角度分析,虽然这样的模式合乎了新闻原教旨义的规范,却大大损失了传播效果甚至浪费了版面。
   于是,我和头版编辑郭光东讨论,我们是否可以进行文本实验,把以前要写在纵深里的内容融到新闻故事里。使新闻达到感性与理性的交融,情绪与思考的平衡,文体简约与传播有效的双赢。郭光东鼓励我进行这样的文本实验。
  当时,我以李海鹏的《举重冠军之死》与去年约瑟夫.肯的普利策奖报道《中国司法体制内的深刻缺陷和巨大不公》,作为这次文本实验的参照。《举重冠军之死》是这类事件报道中南周传统文本的经典范文,而约瑟夫的文章与本调查的事件逻辑暗合。最后,我以约瑟夫的这篇文章为借鉴,把纵深内容融到了新闻故事中。
   从操作技术上说,我对这一文本也不是很满意,因为在事与理的融合上,还没有达到约瑟夫文章那种浑然天成的感觉,文本有略显生硬之处。但我想,从实验文本到成熟文本,经过进一步努力,我在以后还是有可能达到的。
   现在要和宋志标兄讨论的一个核心问题是,这样的文本方式会不会伤害新闻的客观性,新闻故事和观点是不是应该绝对的分离?
   我的回答是,新闻故事和观点必须绝对分离的观点,是一种非常老套、学院化与教条化的守则。
   确实在过去相当一段时间里,这一观点是国际新闻界的主流新闻观。但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这一主流新闻观其实已被信息时代的实际需要瓦解了,深度报道的文体显得更为多样化,传统的新闻守则在这种多样化前僵化甚至部分地被扬弃了。
   这一实际需要是,受众不但需要纯客观的报道,还需要有观点有分析的解析性深度报道。海量信息常使受众无所适从,所以解析性报道在信息时代应运而生。
   像约瑟夫《中国司法体制内的深刻缺陷和巨大不公》这样融事实与观点为一体的文本,已逐渐成为了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时代这样的西方主流媒体在深度报道中的主流文本。
   即使是华文媒体,也已应时而变。如果我们经常阅读比较知名的海外华文媒体就会发现,在深度类调查报道中,融事实与观点的深度报道已成为他们的主流文体。特别是像《亚洲周刊》这样的严肃华文媒体,几乎全部采用了事实与观点相融的解析报道模式。
   这其中的合理性是不言而喻的,南周试验这样的文本,其合理性亦是不言而喻的。需要检省的是,如何从实验马上走向成熟,即使在同行评议中也得到大家的专业认同。要达到这样的标准,我们还得加油。
   当然,如果所有的深度报道都必须是解析性报道也会走别一个极端,这既不现实也很可笑。
   我认为,要根据调查对象选择不同的文体。例如,对像孙志刚之死这样的事件,南都当时以纯新闻故事的文体出现,显然是很正确的,如果文中有一两句有倾向性的议论,可能马上会被抓住把柄。像我两年前对深圳某省部级现任高官做的家产调查,如果文中稍有倾向性的议论,可能立遭打击之祸,所以文中只陈述纯事实与数据。  
   从文本的策略选择看,如果新闻事件各方利益冲突明显,直接在新闻调查中融合背景与分析可能是不妥并且危险的。但如果新闻事件直接的利益冲突并不明显著,但对社会问题与制度建构指向较明确,为使受众能看清事件背后的意义,加入一些分析与观点未尝不可。另外,对于一些冲突与故事性本身就很强的事件,如果插入观点分析,就可能打断叙事的完整性,故纯粹的叙事可能在这一情况下更经济与有效。一些样本意义较弱、个别性较大的新闻事件,可能纯故事的叙事方式更合适。但如果想从一些典型性事件扩展到一个制度的思考,解析性报道显然是一种经济的文体选择。
   一句话概括:内容决定形式,要根据调查对象选择文本形式。

   最后,我想对宋志标兄说的是,我们需要坚持新闻的一些重要原则,但没有必要固守教条。所有新闻原则的建立,也只不过是为了保证传播的真实性与有效性。如果我们能回到这样一个起点上思考问题,那么我们就可以看清哪些是教条,哪些是推动我们回到原初精神的基本原则。
   所谓世易时移,变法宜矣。二十年前,南周与中青的新闻文体实验,很大程度上革新了中国纸媒的新闻叙事方式。二十年后,南周是否可以再进行一次叙事的实验与革新,给新闻叙事带来清风呢?近年,李海鹏与南香红曾经进行过成功的叙事实验与文体创新,但这样的实验是不是应该仅停留于此呢?是不是有更多的同事可以来参与到这样的创新与进取中呢?
   我相信,一个知识企业,只有每个成员不断地进行这样的自我批判、自我反思,把合理的思考成果积淀为创新的基础,才能流水不腐、常革常新。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