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自由的天宇

 
 
 

日志

 
 

一个人生病  

2006-08-05 11:04:37|  分类: 我的胡思乱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已经有三四年没有生病了,最累最危险的时候都没有生过病,但现在生病了.每根骨头都发酸发痒,每块肌肉没有力量,喉咙也变得沙哑磁性,同事恭喜我说,好一副嗓子,又一个阿杜将在北京街头横空出世……
  总之,一身犊牛一样的好身板轰然倒床。一倒不起地连续两天的昏睡,都是睡十二小时以上。在我印象,已经有四年没有睡过这么长时间的觉了,不是没有时间,而是没有心情。一个人内心过于活跃,他一般是睡不好觉的。
   记得此前我是多么为我的这身皮囊骄傲啊。大学时被称为本系四大猛男之一,意思本系最集攻击性与肌肉男于一身的好汉。工作后好斗之气基本修炼殆尽,肌肉也一不小心变成诸多肥肉,但每天早上三四公里的长跑基本是多年未变,熬夜连续工作四十八小时后还能像正常人一样计算一加一等于多少……(这绝不是耸人听闻,像现在凤凰台在黎巴嫩战场的哥们儿,他们不是每天睡眠时间不足两小时么,我这个算什么。所以有上联云:记者不是人,都是神仙下凡尘。下联,你们来对吧)
   这样的骄傲也在此时轰然倒地。尽管这只是一场感冒,但让我意识的,这样的骄傲是要不得的。
                           
   生病的人都喜欢自我分析病因,我也不例外。我觉得我真得是积劳成央疾,尽管目前还是小疾,可是也要展开严厉的自我批评。
   就在病倒前的一夜,我连续工作了二十多小时,尽管每个月都会有那么一两天,但这次身体终于发出了警告。
  在一个自许为全国最优秀的周报里工作(尽管其实并不像我们期待的那么优秀),对一个记者的压力是,你得在这个领域里做出最优秀的报道(尽管有越来越多的报道被兄弟媒体们所超越)。进入南周后,我就是以这个标准来要求自已的(尽管实际上并不能做到多少)。但我相信这种定位还是有实际意义的,古人云:取法乎上,得其中;取法乎中,得其下。对我来说,就基本还是取法乎上,得其中的境地。
   不过,这已经把我压得够惨了。在西方政治学与法学中,都有一个旁观者理论,大意是一个裁判者,一个行动者在作出决定时,内心应有一个不偏不倚无所不在公平正义高于一切的旁观者。在一个新闻从业者心里,其实也有一个无所不在的旁观者。这个旁观者时时在告诫我:你错了,你不够客观与公正;你的稿子写得真差,这样的东西有人看吗……这种来自新闻本质内部的旁观者,常常会使我焦虑、紧张,举轻若重
   不过,如果发现有人比你更痛苦时,你的痛苦就会减轻很多。我一位曾在《财经》工作的朋友,后来到了南周。她说到了南周后,整根神经松了下来,她觉得真地变回到了她自已(隐含意思时我们被工作异化太多了)。她说,大学时为了做一个好学生,神经总是绷紧着;在《财经》工作后,为了做出在他们这个领域里最优秀的报道,她的神经也总是一直绷紧着。所以,到后来,即使她已是《财经》的高级记者,她还是毅然决然地要换换工作口味。由此可见,财经的“旁观者”可能比南周还严酷,所以即使一个好身体到那里,可能也会经常生感冒:)
  但我也在想,一家媒体之所以成为好媒体,它的一个重要驱动就是这个共同体中有这样一个无处不在的旁观者,一个深入每个共同体成员心中的旁观者。外部性管理的成本总是很高,收效总是很差的。只有这种无处不在的观旁者监督,才是最有效的。当然,这也最折磨人,最容易让人得感冒,即使像我这种身板像牛犊一样的人……
                        
                          
   生病的人也容易变得敏感与多愁,尤其是一个人生病的时候。生病的人容易变成像孩子一样希望有人关心他,容易变得像女人一样向自已的内心世界纠缠不休地追索与无限沉溺。
   当我从头痛欲裂的昏睡中醒来时,我也很认真地思考起工作的意义与人生的意义问题,它们的冲突与协调问题。如何能像一个走钢丝的演员一样把握好工作与生活的平衡,这真得是个很难的问题。尽管方法论还没有想清楚,但目标已经很清晰了,就是我得让我的生命,我对这个世界的爱,细水长流,涓涓不绝,太极养生讲究生命力量之绵延不绝,要让生命之树常青,绝不是每天跑三公里能解决问题的,它需要我们一种优美的、合乎天地之理的生活态度。
   现在心境沉静且澄明。对一个健康人来说,尽管偶然生病会在一段时间内让身体孱弱,但也可以让他更容易地深入到自我与有关生死的根本性问题。
   据说,一些伟大的作品与思想就是这样诞生的,例如尼采的哲学,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例如史铁生的诸多精采与悠远的笔记。而以疾病来隐喻的索尔仁尼琴《癌症病房》,尽管此前曾多次听朋友推荐而没有看,这次等病好了,我想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系统地读读史铁生以及索氏的《癌症病房》。
  现在,一边写东西一边反复地听着《飞鸟的冬天》与《第五个季节》,精神与身体的疲懈在被慢慢融化,这是一些纯净到不染纤尘的音乐,像水,像阳光,像此时此地的心……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