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自由的天宇

 
 
 

日志

 
 

冷暖人生里的时代背影  

2006-01-25 17:17:28|  分类: 我的采访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冷暖人生里的时代背影
         ——一个调查记者的年度观察                                    
                傅剑锋
    去年今日,我没有坐在静静流淌的珠江边沉思一年的过往,也没有看着这南国的紫荆盛放,而遥想起北国的白雪飘飞。
    去年今日,也就是2005年刚过元旦不久,我正在介入一个令人恐惧又自认为必须得去做的调查。
    这个调查与一个以砍手砍脚等残忍手法抢劫的犯罪群体相关(当时活跃在深圳广州一带,名曰“砍手党”)。其时被抓获的“砍手党”成员??一个看起来像孱弱少年的18岁嫌疑人向警方供认,他所在的广西温江村约有近百年轻人以这类抢劫在珠三角谋生。我当时意识到,这种抢劫群体的“残忍化”、“年轻化”与“村庄化”背后,绝不是简单的道德沦丧,而必有更为深刻的社会学原因。
    在这个贫困山村,我看到了他们生存的真相。他们的村庄极度贫困,不少村民一年吃不上几趟肉,实际人均货币年收入不足400元,已经被抓获得几十个砍手党成员,几乎都因为贫困小学没毕业,有的人连自已的名字也不会写。更让人震惊的是,他们在家乡几乎都没有犯罪记录。
    那为什么他们在到了城市后急剧蜕变?他们接受的教育水平无法使他们找到好工作,靠每天12小时以上的高强度劳动获取的微薄工资无法实现他们的城市梦想。相反,这些一开始也做过打工者的犯罪青年在城市受到是无处不在的歧视与不公平待遇。在有人带了坏头后,放弃“汗酬”选择“血酬”成了对他们极有诱惑力的选择。这是发生在东部城市与西部农村的社会发展日益断裂之下的社会悲剧,这些人的人格体系、道德体系正是随着城乡发展的断裂而产生分裂与变异的。而这种变异,又如此深刻地伤害到一个城市的安宁。也就是说,在一个社会系统越来越唇齿相依的时代里,当贫富差距伤害到农村时,这种伤害也一定会延伸到城市。

    没有想到,这种判断会在半年后以极为离奇的方式被再次证实。在“砍手党”调查中认识的温江村打工者阿星,他与大多数砍手党成员是小学同学和好友,他数年来在城市中艰辛打工,以脆弱的道德底纸抵抗住了一次次的犯罪诱惑。在那一次采访之末,他曾告诉我,如果城市生活把他逼到绝境,他可能最终会扛不住,一样走上犯罪路。此后,我一直和他保持友谊,希望他能坚持走正途。但一语成谶,他在半年后的七月份,因劳资冲突杀死了工厂主管,并在逃亡路途上要求我陪他去自首。
    阿星从努力向善到宿命般地落入犯罪深渊,使我更为深广地思考起他们的命运。他们是不同于父辈那样只要赚到钱就想回家过乡村生活的打工者,他们是欲在城市安身立命的新生代民工。但城乡藩篱造成的歧视与制度鸿沟却使他们在实现城市梦想方面前途渺茫,阿星犯罪其实是这个群体焦虑症候的一个极端表现。如何让这些对中国经济发展作出了主要贡献的打工者极其后代合理地分享改革成果,不只是抽象的公正问题,还是具体的社会安全问题。

    这个问题在一些有庞大外来人口的城市已经明显地体现出来。就在此后的八月份,广州为遏制治安乱象,掀起了声势浩大的严打行动。严打前,歹徒甚至公然白天在广州市公安局门口抢劫。此后,我在调查中发现,虽然“飞车党”、“砍手党”、“拍头党”、“背包党”等犯罪团伙遭到了严厉打击,但这个主要以外来人口为犯罪主体的局面并不可能在短期内改变。广东在很大程度上承受了不只是广东本身,还有中国西南、中国中南数个大省带来的转型之痛和区域差距拉大之痛。因此,改善城市外来人员的生存状态,也不是某个城市的事,而需要整个中国社会政策的系统改善,以及区域经济之间的和谐共进。这种疼痛是广泛而危险的,中国社科院教授刘建国在去年初的《2005年社会蓝皮书》时就警告:“不只是这些问题(指中国城市治安问题),我们担心的是(农村)集体情绪的仇恨城市。”所谓“和谐社会”,对这样一个时代,早已不是简单的政治口号,实已关乎国家命脉和公众福址。

    这个群体在改善自身命运方面的资源与能力也常常是极为匮乏的。十月份我在兰州调查的发廊女苟丽之死就是这样的一个例子。这个贫困的乡村女子无比地爱她的丈夫,但为了更快的还一笔巨债,她最终放弃了城里工厂月薪300元的工作,做起了发廊里的“小姐”。但做“小姐”不到一个月,她却被收容。为了使她早日出来,她的丈夫化了一万多元,结果老债未还新债高筑。为了还债,四个月后她刚从收容所出来又开始重操旧业。但没做几天,她在9月3日被变态嫖客勒杀于出租屋。警察在她的遗物里发现了她在收容收里写的两本日记,篇篇日记几乎都不离对丈夫一往情深的思念。与日记在一起的,还有满满一袋纸折的心,每颗心上写着“吻你”或者“爱你”的字样,共有一千多颗。
    而社会学家潘绥铭告诉我,这样为生计所迫而从事色情业的妻子或母亲居然占了他所调查的性工作者的一半左右。
    这样沉重的事实已经使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不能简单地打击她们,而要更多地设计惠及穷人的制度安排,政府应在保障穷人们的生活与教育方面提供更多更急需的公共品。唯有此,才能正真消弭类似的悲剧。  

    公共品不足方面的矛盾在短期内显然还难以解决,在西部公共财政贫乏的一些地区,这种状况甚至是令人震惊的。在调查完苟丽事件后,我在对甘肃渭源县委副书记李迎新的采访中得知,这个县有70%的代课教师月工资只有40元到80元。该县62岁的代课教师王政明,一辈子教出了七十几名大学生从未拿过超出每月四十元的工资。陕西蓝田的代课教师李小峰13年坚持在只有他一个老师的山村小学里教书。这样拿着微薄工资却付着艰辛代价的代课教师,在中西部等贫困农村还有60万,他们撑起了贫困农村基础教育的半边天。但另一方面,这种靠透支民间道德而维持下来的贫困教育也必然是危险的,对农村孩子也是极端不公平的。
    这60万代课教师的命运,正是城乡义务教育长期的投入不均衡所造成的。令人振奋的是,这一问题已经引起从地方政府到中央政府的高度关注,岁末年初连续不断的消息中,可以看到中央与地方已经或者正将作出有利于农村教育的政策改善。
    在这个调查中,使我感动的不但有那些艰辛执著的代课教师,还有敢于打破官场潜规则为民请命的基层官员??渭源县委副书记李迎新。当李迎新看到西部教育这一令人忧心的现状后,即含泪写下万言调查,上书甘肃省委与国家教育部,并在媒体上呼吁社会关注。这种做法有违官场惯例,一度使一些人很不高兴,但李迎新告诉我,只要真能引起高层政府对代课教师问题的解决,哪怕他丢官也是值了。幸好甘肃省委书记苏容也在后来批示要求解决代课教师问题。
    李迎新也因此被那里的民众所敬重。在岁末年初之际,我得知了一个让人感慨的消息,数名甘肃省甘谷县山区的代课教师,跋涉数百公里冰雪路途赶到渭源县,向李迎新、这位他们心目中的“代课教师代言人”表达谢意。
    这样的良知与道德自觉常令我感触良深。最早向我反映西部代课教师这一困境的是七十多岁的广州退休教师郑千一,当时她哭着说完了这一情况。在此后的交往中,我得知她为了支援西部基础教育,自费数万元为贫困的西部村校印古典读本。有一次在西部讲学时因为糖尿病发作差点命丧他乡,现在病重卧榻还念念不忘西部。在对西部教育的大量捐助者中,令人难忘的还有一位北京女博士,她把博士论文获得的四百元稿费全部捐给了代课教师。

    这样的民间良知在我定点观察的深圳同样表现丰富而特出。
    2005年九月我在深圳调查了一个与深圳数量众多的骗子公司孤身斗争的反诈骗人士冷锋,他虽然蜗居在深圳城中村一间不足六平方米的出租屋中,却热怀着对公共利益的责任感和侦探式的智慧。他不但多次营救受骗人士,而且还多次提供线索协助深圳警方破、在央视新闻调查等栏目大揭经济骗局。我在这里看到了孕育在民间社会里的昂扬的公民意识与生命意志。    
    这种宝贵的东西还以一种富有探索性的方式体现了另一位深圳市民李红光身上。她自费万元在报纸上做广告,希望两会代表关注她提出的十多个事关公共利益的议题与调查,后来还真得到了深圳政府的重视。这种探索性更为直接地作用于深圳律师协会,他们因两年来致力于自觉的民主实验,而成了我一个长年的观察样本。他们从律师中直选律师协会会长,直选后又通过民主程序启动对会长的监督甚至罢免程序。在运作过程发现诸多制度缺陷时,他们又设法在2005年以所谓“宪政精神”为内核改善游戏规则。在岁末年初之际,换届直选新上任的会长李淳(原系某律师事务所主任),按利益回避规则主动停掉了能给他带来数百万年薪的律师执照和律师业务,而着意遵守规则做一个清廉的会长。他们自称是在探索“民主政治”的一个社会学样本。

    这样的人,我亲身接触到的已经不胜枚举,而在我们广袤的生活中已为人知或只是默默苦干的,更是不可胜数。这真如鲁迅先生所说的“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拚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正是这些人,使我们感到生命与历史的热度,使我们相信正义、良知从来不曾失守,使我们在谓叹人被时代所裹挟的无奈命运时,还看到人的无上力量以及时代必定被改善的光亮与希望。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