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自由的天宇

 
 
 

日志

 
 

今年记者节网易对我的访谈(下)  

2005-12-28 00:58:31|  分类: 我的胡思乱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主:有网友问,你身上有没有国内一流媒体的光环呢?
傅:没有,我特别讨厌所谓的大牌记者在老百姓面前摆大牌。
主:绿茶网友问,《南方周末》言论是比较大胆开放的,您认为国内和国外差距有多大?
傅:应该说非常大的。因为涉及到政治方面,我不好展开,可以去一些网站讨论,在这里讨论不太适合。
主:最近我们看到一期《南方周末》的头条,是关于代课老师的报道,您希望帮到别人吗?
傅:我很希望报道能够帮助更多的人,我最大的目的就是成为国家之船的了望者,希望我的报道改善一些人的命运,我希望我的报道能够引起高层决策者的关注,比如对义务教育体制能够改善,希望我的报道引起网友和读者的关注,至少国家的制度目前不能解决的话,我们能不能帮助他们呢,比如说捐款,就现在来说,很多东西是令人失望的,这两天准备跟新浪网合作做一个捐助活动,也是请一些代课老师包括县委书记,到新浪聊天室进行一个对话,但是一把手不同意,让人觉得很凄凉,心里很难受,所以我们的基层政府,我无话可说。
主:是不是因为你的报道,有些人得到了改善?
傅:有的,经我以前的报道有不少,我最早的一次还是在大学,那时候我爸爸在深圳工作,当时我去玩,我爸看我一天到晚没事,让我到深圳法制报去实习,它有一个公共场所,叫大家乐,当时要倒闭了,后来我写了一篇文章,还给大家乐拨了款。
主:末代皇帝问,您觉得忠于新闻事实的多,还是迫于这种压力的多?
傅:首先我一定是忠于事实的,作为记者的底线,可以有不说的真话,但是绝不能说假话。第二,在现有的压力之下,一个记者要跟各种压力对抗,我虽然报道这么多事情,那么多的风浪,但从来没有人到报社来投诉我,这是一个奇迹,主要是因为我掌握了平衡的技巧。
主:在你采访的过程中,这些人这些事会对你内心造成冲击吗?
傅:我觉得他们是一个很大的群体,比如说像卖淫女,像民工这些,从数目来说,甚至超过我们所谓的精英群体,他们所谓的边缘,主要是因为没有话语权,他们是一个沉默的大多数,这是我对边缘的看法。第二会不会影响我个人的心情,我有很多事情感到很难受,当然我觉得我会调节自己的心情,这些事情不会影响到我,一开始工作一两天,会影响我的生活,但是现在我已经分离开来了,我过得还蛮有情趣的。
主:如果遇到这种困扰,你是怎么解决的?平衡的技巧是怎样的?
傅:一开始的时候就会很激动,甚至很痛苦,也有哭过的,但是后来,我慢慢想通了,我是做一个观察者来做这些事情的,我要把本分的事情做好,但是后来慢慢好了,该看书的时候看书,该玩的时候就去玩,这样的话,就把两者分离开来了。
主:有网友问,这是一种平衡,你是怎么做到这种平衡或者是这种技巧,能不能跟大家说一下?
傅:全面思考的一种技巧,也是种生存智慧。
主:有网友说,我也是学新闻的,今年我要毕业了,您对这些人有什么好的建议?
傅:对学新闻的同学或者是对新闻感兴趣的朋友,做人很重要,后来才做事,第二修养是很重要的,一个好的记者,要具有一定的学术背景和修养,你才能用大的眼光理论体系来分析事件,如果没有这种修养,只是看到山就是山,看到水就是水,所以要多看书,在读大学的时候,我们新闻系是一个很新生的,我受到最大的锻炼是法学,法学对一个人的锻炼是非常有价值的,我幸亏是进入法学系。
主:末代皇帝网友问,您经常收红包吗?
傅:以前我跑热线的时候,因为我是从最基层的记者做起的,跑过热线,跑过政法线,以后才到调查记者的,以前在跑线的时候会收到一些红包,比如政府机关、大的企业,开新闻发布会的时候收一些红包,因为每一个人都收。第二我绝对遵守一个原则,如果这个稿子跟拿钱会产生冲突的时候,我是不会去拿的,比如黔江万宝做的时候,这块地是不能建房子的,但是很多都收买了以后,都说这个都能建,这个地产商都给了每一个记者2000块钱,但是我最后退还了这个钱,这个报道是不能报道的,还有投诉的问题,绝对是不能拿这个钱。第一是违背道德观的,第二是利益会出现问题,有些人吞小利,把自己的前程毁了。
主:有没有人送你东西,让你不要报道的?
傅:有的,如果有报道价值,我不会听从哪一方面人的意见。
主:阿甘问,有一些揭露和阴暗面的新闻,有没有吸引力?
傅:都有吸引力,像小人物,我在《南方周末》做两个版的报道,一个人跟诈骗战斗,遇到追杀,自己的贫困,但是他非常喜欢干这种事情,虽然是小人物,但是是很伟大的。
主:新闻明星问,您现在是名记者了,你以后做卧底的时候,大家都认识你了,你的记者生涯是不是结束了?
傅:大多数是不认识我的。
主:有没有这些方面的经历?
傅:有的,但这方面要少一些,我更多的掌握一些平衡的技巧,有很多同事遇到这些方面的问题,对很多敏感的事情,往往能过关,逼稿是很少的,但是很痛苦。
主:被逼稿有没有什么方法?
傅:最主要是报社的干部层的压力。
主:您是怎么看待这种报道的,有没有价值,有没有什么样的标准,跟大家分享一下?作为一个记者来说,你的成就感主要是来自哪些方面?
傅:我觉得这种成就感首先是来自于自我,刚才我说过了,我是一个特别喜欢挑战自我的人,当你去完成了之前你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的时候,你心里面有一个很大的快感,有一种自我实现的感觉,这是比较高层次的心里享受,这是我实现成就感的一个方面,一个报道引起大众的关注,包括朋友同事的关注,这是被尊重的,这种感觉当然我是很快乐的,还有我的报道能够改善一些人的命运,还有出现制度的安排,当然这种还没有,这种是千载难逢的机会,除了记者本身很好的素质,还要有机遇。我觉得这种成就感首先是来自于自我,刚才我说过了,我是一个特别喜欢挑战自我的人,当你去完成了之前你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的时候,你心里面有一个很大的快感,有一种自我实现的感觉,这是比较高层次的心里享受,这是我实现成就感的一个方面,一个报道引起大众的关注,包括朋友同事的关注,这是被尊重的,这种感觉当然我是很快乐的,还有我的报道能够改善一些人的命运,还有出现制度的安排,当然这种还没有,这种是千载难逢的机会,除了记者本身很好的素质,还要有机遇。
主:天空网友对你每天的工作很感兴趣,问你平常工作时间是怎么安排的?
傅:现在的工作非常自由,平常我很少去办公室,基本上是收集资料,自己在读书,是SOHO的工作方式,第二我工作起来是很疯狂的,我出差可能是连续一个月,晚上写资料,怎么样去挖掘新闻资料,但是工作完以后,就比较放松,比如去听音乐、去旅行,我会保持一个很好的生活规律,有空的时候,去跑步,去打球、游泳,总的来说我是一个比较好动的人。
主:很多网友对《南方周末》很感兴趣,2003年改了主编,很多记者集体辞职了,对这件事情您怎么看待?
傅:2003年时候,有一个变故,那些辞职的记者有一部分是不认同当时主编的价值观,出走了,另外他们是出于自己工作、生活方面的需求而离开的,他们很多去了《南方周末》的下面的周刊,也有很多人回来了,南方周末很多人有牢骚,去了很多媒体,虽然这个媒体不是很满意,但是其他媒体更不满意,《南方周末》的工作环境在中国是数一数二了。像有些人是工作上的需要而走的,这些我觉得很多是发展的需要,这些需要一分为二来看的。
主:您觉得在南方周末的平台上,您能够坚持所谓的公平、正义的原则吗?
傅:基本是坚持这种原则,我想可能这个让我的读者来评价更为合适,如果你们看到我的报道,你们可以作出更准确的评价。
主:末代皇帝问,刚才这种平衡的压力、平衡的技巧,会不会有时候把事实隐藏掉了,把很多东西复杂化了,会不会误导读者?
傅:我不是去迎合某一些人,我尽可能把真实、真相反映出来,但是反映出来的时候,不能太锋利了,会让很多当事人、集团或者有关部门感到很不爽,这个时候我就把锋利的程度隐藏一些,但是我还是要把这些东西报道出来,只不过没有那么锋利而已,这就是一种道与素的问题。
主:应和海盗的网友问,您觉得在采访过程中,遇到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傅:经常被人拒绝,有时候会觉得无技可施,比如有些地方官员,他们一口拒绝你,特别泄气,这是很痛苦的事情。
主:记者有采访的权利,当事人有没有拒绝采访的权利?
傅:当然有,我们可以通过一些渠道去感染他们,还有具体的采访对象拒绝,比如对他不利的事情,等等之类的要进行沟通,还有一个记者的坦率、善良,会接受采访。
主:前几期,《南方周末》的内容纷纷用了网络上的文章,甚至做到头版头条了,有网友觉得,这是很低俗的?您是怎么看待?
傅:这个文章出来以后,有一派赞同文章上的头条的,有一派认为根本不值得,我是觉得根本不值得的,这个东西是虚伪的,所以我觉得没有求证来谈这个东西,失去了新闻的基础,怎么可以放上去呢。当时南方周末有一个很棒的头条,但是由于政治的压力,被抽掉了,因为没有内容放上去,所以编辑觉得这个很好玩,就放上去了,虽然我跟这个编辑非常好,但是我还是批判了,在我们内部也引起了很多激烈的争论,当然这是南方周末的企业文化,我觉得这倒是挺好的。
主:星空问,您觉得对目前的收入满意吗?
傅:不是很满意,在之前的工作一个月有一万多块,基本上是一万二到一万五吧,我为什么会去《南方周末》?因为《南方周末》是我心里面的一个情结,并且它是一个很好的媒体,我放弃了钱而追求了价值,这是我的价值取向的问题。
主:您认为您做记者还可以做到多少岁?
傅:我觉得我可以做一辈子,但是从现有的制度来说,不可能的。因为有很多压力,到了30多岁以后,身体不允许了,不像国外,他们可以做到七十岁、八十岁,他们有很宽裕的生活环境,所以我说了,我以后可能按照我们中国职业记者走的一般路径,我做到一定的时候,去做管理层,或者去做老师、教授,去做学术研究。
主:那以后转行做什么呢?
傅:现在还没有想到。
主:通过网易,有没有什么话要对网友说的?
傅:今天是记者节,祝我们的记者朋友节日快乐!
主:今天的访谈到这里结束!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