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自由的天宇

 
 
 

日志

 
 

挑战诈骗世界(下)  

2005-12-27 23:32:51|  分类: 我的新闻报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底谁的心才是谜呢?”
骗子终于抓住了,但冷锋的钱袋快见底了。
他曾经要求深圳警方给两万线索费,但现在他不敢提这件事了:“现在我不提钱他们都不过抓人,我一提钱他们可能更不来了。只能他们把成都把人抓回去,钱我不要了。”
于是冷锋只好靠记者们筹钱生活。成都商报的记者曾光回忆:“冷锋住在一个非常寒碜便宜的小旅馆里,我看着都难受,就先后支援了他几百元。但我一直搞不明白,这么一件与他利益无关,并且也得不到什么实惠的诈骗案,他为什么要付出那么大的努力?”
再后来,冷锋卖掉了他心爱的尼康相机,才撑过了成都的生活。
他从出租层里拿出三四本相册,这些照片都是那部现在离开了他的尼康相机拍的。曾因采访认识冷锋的央视编导范铭,一直记得去年冷锋给她寄来的风景照:“很唯美。但我都很难想象,经济这么窘困、动不动就和诈骗分子斗的你死我活的这么一个人,为什么还有心情拍这些风花雪月。”而冷锋的解释是:“我对生活的要求很低,对钱看得很淡,我更想要一种精神上的东西。自然和田园,多好啊。”
其实不只范铭觉得冷锋挺奇特,即使是在姚若松骗案里受了冷锋救命之恩的姚福荣,也对冷锋深有不解。姚在电话中告诉记者:“我当然很感激冷锋。但又想,现在是个无功不受禄的社会,我和他又是萍水相逢,他为什么要化那么大的力气来帮我呢?所以,我一直觉得冷锋对我是个谜。”
而冷锋却向记者反问:“到底谁的心才是谜呢?像我这样的人不被理解,可能不是我的问题,而是这个社会的问题。”
论及到此,冷锋深吸了一口烟,沉默了。旁边几间出租屋都在欢声笑语,那几间住的都是打工情侣。
孤寂神色了在冷锋的脸上慢慢浓重起来。他终于向记者倾诉了:“曾经想成家的时候,我那个谈了七八年恋爱的女朋友友却在车祸中死了…….我又不想随便找个人成家,我不是那样的人,两性之间需要有感觉的灵光才行。”
正说话间,一个睛眼灵动,、长着一张娃娃脸的长发少女笑着走了进来。冷锋介绍,这是杨明子,一个18岁的安徽女孩,是来向他借钱的。
原来,杨明子是几天前冷锋在罗湖区公安局报案室里碰到的受骗女孩,他就给那女孩留了手机:“有困难时可以打我电话,别傻头傻脑,但也不要以为没有好人。”8月17日晚上十点左右,杨明子发短信给冷锋:“我连生活费都被骗光了,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办。“冷锋马上回复:“你过来吧,到我这里来拿点生活费。”这一夜大雨如注,冷锋冒雨把钱送到女孩落车的站口。
因为现在又一次向冷锋来求助,所以有些不好意思:“上次钱的我一定要还你的,我现在已经找到一份新工作了。两星期后工资就要发。”冷锋笑了:“不用还了。你这么个小姑娘,我最担心的是,别走歪路,没钱了宁可再到我这里来拿。”“不、不,我一定会还你钱的。”
记者问杨明子:“当初下雨那个晚上,你去这么一个陌生男子那里拿钱,不担心他有不良企图吗?”“有不良企图的人怎么敢在公安局里给我电话呢?”杨明子笑得很单纯,“其实他当时就给我亲切感,其实我觉得他有点象爸。不过,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他名字呢?”冷锋显然不服老:“你爸难道象我这样年轻吗?”女孩哈哈大笑。
当女孩走了之后,记者很困惑地问冷锋:“你为什么要帮她呢?你自已也不是缺钱吗?”
冷锋就反问,“你看了前几天南方都市报上报道的那两个发廊少女被变态狂虐待的事吗?”,“我不想这样单纯的良家少女进入那样的狼窝”。而在钱的方面,他说“因为我抓姚若松有功,工商、公安都给了线索费,现在暂时不愁用”。
冷锋说,他在这方面可能深受雨果《悲惨世界》里的一个故事的影响。故事中的让偷走了神父的银器,但神父却告诉警察,这是他送给让的。让感到很奇怪,神父向他解释:“我送给你银器,是为了赎回你丢失的灵魂。”“如果我做的一点小事,能够去救赎一个人的灵魂,那不是很值吗?”冷锋自问。
2004年6月份时,冷锋遇到一位自称被弃一港人包养又抛弃的女子,无住无食,在深圳洪湖公园哭泣。冷锋就收留了她,结果该女子又自称被港人染上了性病。冷锋就拿出六百元给她治病。后来这位女子又说要回河南老家,冷锋就借钱给她买了火车坐票。结果这位女子临走时冒出一句:“怎么没有卧铺呀?这么远坐死了!”冷锋回忆: “当时气煞我了!尽量压火,还温和地向她解释。真想不明白这些哇塞时代的酷派,脑子到底装着些什么?”
后来,与冷锋长期交往的南方都市报记者李朝红得知此事,就提醒他:“在深圳天天都有这样的事情,你管得了?你没惹上事已经很幸运了。”
冷锋则很不服气地嘀咕:“本想治病救人,社会议论起来,不可思议。”
  你为什么乐此不疲?
                               记者  傅剑锋
   记者:我觉得你老去查那些骗子挺危险的。
   冷锋:他们恨死我了。
   记者:那你知道后果是什么吗?
  冷锋:最多是性命的代价。
   记者:那你为什么还要去做呢?   
   冷锋:这两者之间权衡时,我会选择大义。
   记者:你为什么觉得你所做是大义呢?
   冷锋:诈骗经济正在对我们的经济秩序造成严重的伤害,而且会消耗人的灵魂,颠覆我们传统中的最精华。如果没有人站出来呼喊,末来生
活不可想象。
   记者:但一个人做事总会计算个人的成本与收益的。许多人觉得你的成本收益不成正比。 
   冷锋:过去我做小企业的业务员,工资估计也只是能糊口。现在做这个,有受骗者的少量支援,新闻单位的报料费,政府部门的线索费,生
存还是可以保障的,社会价值却要大的多。
   记者:但很多人还是不理解。
   冷锋:当他们把手按在良心的时候就可以理解了。
   记者:我看你做得很艰难的,想过放弃吗?
   冷锋:我只能硬着头皮做下去,因为他们(指受害企业)对我有太多的期望,有些人就是凭对我的这个期望才活到今天的。
   记者:呵呵,那你有没有救世主的感觉?
   冷锋:没有。我反而认为出现像我这样的人,是个悲哀。这正说明我们的公权力还不足以保护那些受骗者。
   记者:那你有没有感到你所做的越位了呢?
   冷锋:我认为这是公民对公共利益的基本责任。
   记者:但一个人不可能光靠责任生活的。你有乐趣吗?
   冷锋;很多啊。我爱摄影、爱京剧、爱古典音乐等等。
   记者:你调查诈骗现象时有乐趣吗?
   冷锋:我从这里发现我存在的价值,每一次成功后又更大的自多满足感。我简直上瘾了。
   记者:有一天你会停下来吗?
   冷锋:会。其实我不喜欢险恶的江湖,等那些受骗者讨回权利了,我就想歇了。我想本份做事,本份吃饭,过田园的生活。

                                   记者们所理解的冷锋                             
    冷锋在周围人的眼里是一个神秘兮兮的人物。即使在熟悉他的记者们睛里,也是一个很复杂的人物。                                                                
                                  是线人还是屡屡犯规的“侦探” 
    柴静一说起冷锋就兴致盎然:“冷锋这人太特别了,第一次接触以为他是一般的线人,第二次接触就觉得他象一个侦探。”
    柴静是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的记者,在两次经济诈骗报道中采访了冷锋。和她参与采访工作的编导范铭深有同感:“冷锋做的事不少是专业侦探干的,例如通过分析骗子们留下的电话清单来构勒出诈骗的网络化格局,这是明显的福尔摩斯气质。”
    但柴静对冷锋这个“侦探”很有保留意见:“你看他为了查电话清单撬人家信箱,为了吓住骗冒充警务人员,为了给贫困的受骗企业主的孩子转学可以假造证书。放在具体环境下,都有他的道理,但这明显有点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感觉。”
    和冷锋有过十来天拉触的新民周刊记者汪伟,认同柴静的这种感觉:“冷锋的这种行为逻辑其实是和他所处的环境直接有关的,那就是他们的江湖。在这个江湖里,谁如果还老计较手段的话,那他很可能就被淘汰出局。这既是他的优点,也是他的缺点。他有那么一种本事,在短短的时间内和周围的三教九流全部混熟,这就是他的江湖。”
    柴静笑称,某省公安厅的一部副厅长在看了央视的节目后,还挺欣赏这个天生有侦探气质的“江湖人”。他问柴静:“这个人能来做侦探吗?倒是块不错的料。”
  
                                      是公益战士还是市井侠客
    凤凰周刊记者邓飞和冷锋已着长期的交往,邓飞认为冷锋是“仗义多是屠狗辈”:“虽然很穷,没有固定收入,但他帮人很慷慨,也见不得不平的事与悲惨的在他眼前发生,他的骨子里就有那么一股子古风侠气。” 
    但柴静更倾向于认为,冷锋是一个比较有责任自觉的公民,一个热衷于公共利益的斗士,“否则,很难简单地用侠义这些传统道德来解释他和骗子们战斗的原因”。
    柴静还观察到冷锋也不是主流意识形态里的那种无私奉献者,他会理直气壮地向警方索要“调查成本费”,向媒体索要“报料费”,他的生存需要以及信息的市场化影响了他的行为。但与柴静一起参与采访的央视编导项先中认为,冷锋不是一个爱占便宜的人。“他所做的那些诈骗,并不可能给他带来多大的功利,他是真想着去为公共利益战斗的。正因为这样,多数人没法理解他。”
    正因为这样,柴静觉得这样一个贫困的人,尽管身上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当他把全部的智慧、勇气与心力,倾注在为维护公共利益的事项上的时候,这无论如何都是值得人尊敬的。我们,又有多少人能够做得到呢?”
   但柴静又觉得像冷锋这样一个人物有点悲剧,“是一个和风车作战斗的人,胜利的机会很少”。项先中的分析则更为深刻,他认为这种悲剧性不只是根植于冷锋这个人自身,因为有一些事冷锋是不必去做、也不应去做的,因为那是公权力的范围。冷锋在一些事情上不得不出头去做或者做了未被承认,是公权力不到位造成的。      
  
                                      不安于粗鄙生活的精神追求
   柴静认为,冷锋喜欢挑战骗子除了他自认为的使命感与责任感外,还有他与生俱来的心理动因,“他是一个对戏剧性冲突有强烈兴趣的人,他有那种纯粹的探索精神,他还比较迷恋那种英雄主义的自我感觉。所以他会在和骗子的战斗中上瘾。”
   范铭则从另一个侧面来看冷锋的精神生活的,“他热爱摄影,拍了很多风景照,也寄给了我一些,这些照片都是很唯美的”,“他的物质生活是卑微的,他的精神生活却好像在极力地追求雅致”。
   汪伟的观察则更为独特而系统:“他是一个很善于去经营生活的那种人,尽管他贫穷,但你无法从外表上看出他贫穷。其实,不管是他的英雄主义欲求,还是在我们看来那些不会在为三餐饭而奔波的人身上发生的艺术追求,对他来说,都是为了通过这些,来超越他所处的粗鄙的底层生活,他所处的糟糕的生活环境。”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