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自由的天宇

 
 
 

日志

 
 

邓玉娇案落幕,又一个“孙东东”上场  

2009-06-16 21:19: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乔新生评论邓玉娇案的两篇文章(2009-06-16 11:21:20)

 

乔新生:邓玉娇案件中的新闻传播问题

发布时间 2009-06-01

(作者系湖北省法学会传播法研究会会长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教授)

    湖北省巴东县的“邓玉娇案件”,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一个普通的刑事案件,在审判机关尚未作出判决之前,居然会出现如此多的意见,值得新闻传播界认真思考。

  首先,从新闻媒体报道角度来看,洗浴场所的女工邓玉娇在工作期间,与当地官员发生肢体冲突,愤而刺死、刺伤官员,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轰动,新闻媒体完全可以制作新闻作品。但是,新闻媒体在报道这一案件的时候,有以下几点值得注意:

  第一,当地公安机关通报案情之后,部分新闻媒体不是跟踪采访,详细追踪调查有关细节,而是凭空揣测。部分法律工作人员借机炒作,在新闻媒体记者面前尽情表演,从而使这一案件变得扑朔迷离。新闻媒体的首要职责是报道事件的真相,在官方发布有关新闻稿件之后,新闻记者应当根据官方提供的线索,现场勘查,反复求证,以确保新闻报道客观真实。可令人感到遗憾的是,新闻记者对不同对象提供的信息不加鉴别,而是满足于平面化的叙述,制作情绪化的新闻作品,从而使整个案件最重要的犯罪情节,被大量煽情的报道所淹没。

  第二,新闻媒体在报道有关案件的时候,明显违反了《关于媒体与司法关系的马德里准则》,实行有罪推定。在本案中无论是犯罪嫌疑人还是被害人,都是普通的公民,在法院尚未作出判决之前,都应该被推定为无罪。可是,部分新闻媒体在制作报道的时候,为了发泄自己的情绪,假定被害人构成犯罪,甚至发表一些措辞激烈的评论,试图营造一种被害人死有余辜的社会氛围。这是一种缺乏人性的情绪化表达方式。在事实真相尚未大白于天下之前,尊重死者,是一种起码的职业道德。假如出于某种政治考虑,或者为了发泄自己内心的愤怒情绪,而肆无忌惮地攻击被害人,那么,就违背了新闻媒体中立的原则,容易在社会上种下仇恨的种子,不利于查清事实真相,避免类似的悲剧发生。

  第三,混淆了定罪与量刑之间的区别,曲解法律规定,使案件的讨论陷入混乱之中。正当防卫和防卫过当是我国刑法上非常重要的概念。正当防卫的构成要件非常明确,而防卫过当需要承担刑事责任,只是在量刑的时候,减轻或者免除处罚。部分新闻媒体在报道这一案件的时候,把防卫过当错误地理解成正当防卫,从而把明显超过正当防卫界限,造成严重损害的行为,报道成不负刑事责任的行为。少数新闻媒体不清楚防卫过当的适用条件,对侦查机关披露的犯罪事实不予考证,想当然地以为这是一起重大强奸案件,邓玉娇应当无罪释放。

  凡此种种,都充分说明新闻媒体在报道此类案件的时候,缺乏基本的法律知识,也缺乏刨根问底的专业精神,而只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对案情进行渲染性的报道。部分新闻评论者自认为“政治正确”,对侦查机关的工作指手划脚,在缺乏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对侦查机关披露的细节妄加猜测。

  所以,新闻媒体有必要对这一案件的报道进行彻底反思。新闻媒体管理机关应该采取各种途径向新闻记者普及法律知识。面对侦查机关公布的案情材料,新闻记者应当进行客观报道,对犯罪事实和证据进行仔细的甄别,今后不应该再出现类似杂乱无章的报道。

  其次,对于新闻宣传部门来说,在此次案件的信息发布中,也有一些值得商榷之处:

  第一,强调犯罪嫌疑人构成故意杀人罪,但却没有披露更多的细节,解释刑法中正当防卫和防卫过当的区别,从而使普通公众和新闻媒体记者误以为,侦查机关有意偏袒被害人,准备对犯罪嫌疑人采取严厉的刑罚措施;

  第二,在宣传稿件中,没有涉及刑事诉讼法的基本知识,没有强调无罪推定的原则,结果导致部分新闻记者错误地以为,侦查机关得出的结论就是最后的判决结果,把故意杀人罪作为报道的重点,从而在社会上激起了愤怒的情绪;

  第三,在侦查尚未终结之前,宣传部门应当及时通报案情的进展,并且通过动态的信息发布,满足公众的知情权。在本案中当地新闻宣传部门第一时间通报了有关案情,并且对犯罪嫌疑人采取的强制措施。但是,在通报有关案情的时候,没有聘请法律专家或者侦查机关专业人员详细解释有关犯罪的经过,更没有对犯罪嫌疑人的家属做好解释工作,结果导致新闻宣传部门发布的信息与犯罪嫌疑人家属对外披露的信息存在明显的不一致,从而给少数新闻媒体炒作这一案件提供了可乘之机。新闻宣传部门不仅要及时披露国家机关掌握的信息,而且更重要的是,要努力营造良好的新闻氛围,让记者随时可以得到他们想要得到的信息,让这一案件的有关信息随时处于“饱和状态”。假如信息的披露不及时,或者信息的披露不完整,那么,错误的信息就会出现。

  湖北省新闻宣传管理机关对这一案件的处理可圈可点。在第一时间召开新闻记者会,说明有关案情,而没有等到侦查终结对外统一发布消息,充分说明湖北省新闻宣传管理机关注意到了及时发布信息的必要性。考虑到我国法制建设的需要,今后在通报有关案情的同时,还应该增加有关法律知识方面的内容,避免少数新闻媒体借机炒作,造谣滋事。

 

乔新生:邓玉娇案件中涉及的法律问题

发布时间: 2009-06-01 

  湖北省恩施州公安机关2009年5月31日向检察机关移送审查起诉,标志着社会普遍关注的“邓玉娇案件”侦查终结,侦查机关认定邓玉娇构成犯罪。

  按照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定,侦查机关立案侦查,如果认为犯罪嫌疑人构成犯罪,那么,应当制作起诉意见书,由检察机关向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根据2009年5月31日新华网的报道,“邓玉娇在遭受到黄德智、邓贵大强迫要求其洗浴,被拒绝后又拉扯推搡、言辞侮辱等不法侵害的情况下,持刀将邓贵大刺死、黄德智刺伤,其行为属于防卫过当”。

  根据我国刑法第20条的规定,“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正当防卫的目的必须是为了制止不法侵害行为,保护个人的合法利益。假如正当防卫超过了必要的限度,造成重大损害,那么,行为人必须承担刑事责任。换句话说,正当防卫必须针对特定的不法侵害人,不得对不特定的公民采取防卫措施;防卫的目的是为了保护公民的权利不受侵害;防卫必须以制止不法侵害为限度,假如伤及无辜,或者采取其他措施可以避免造成伤害,但却没有停止伤害行为,结果造成重大伤害的,应当承担刑事责任。

  但法律同时又规定,“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对此项规定学术界存在不同的认识,有些学者称之为“无限防卫”,但也有学者认为,只有在符合正当防卫构成要件的情况下,才存在不负刑事责任的问题。所以,不能对刑法该项规定作出扩大性解释。

  从我国法律规定来看,判断邓玉娇是否应当承担刑事责任,必须从两个层次来分析:首先,必须考察该案是否存在正当防卫的情形,假如被告人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那么,不负刑事责任;假如存在刑法上所规定的严重暴力犯罪情形,那么,即使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被告人也不负刑事责任;其次,必须考察行为人是否属于防卫过当,如果防卫过当,则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从侦查机关披露的案情来看,该案属于典型的防卫过当案件。被告人在工作场所遭受不法侵害,奋力反抗,其行为针对特定的不法侵害人,目的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合法利益,符合正当防卫的基本要件。但是,在本案中不法侵害人只是“拉扯推搡、言辞侮辱”,不属于我国刑法中所规定的严重暴力犯罪案件,所以,不能援引刑法第20条第三款之规定,而应当以防卫过当论处。

  所以,侦查机关向检察院移送起诉,既符合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同时也符合我国刑法的规定。

  本案被告人在自己的工作场所受到侮辱,本能地进行反抗,但由于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伤害,应当被追究刑事责任。但是,考虑到其工作的性质和犯罪的场所,考虑到被害人的不法行为,考虑到被告人当时的精神状态,可以作出免除处罚的处理。

  新闻媒体在关注这一案件的时候,有以下几点值得反思:首先,部分新闻媒体把犯罪和刑罚混为一谈,在没有区分正当防卫与防卫过当的情况下,只是突出故意杀人罪,而没有报道犯罪情节,结果导致公众产生错误认识;其次,相当多的新闻媒体对刑事诉讼法缺乏必要的介绍,把侦查机关移送起诉的意见当成检察机关提起公诉的结论,结果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

  到目前为止,本案仍然处于移送起诉的阶段,检察机关接到侦查机关移送起诉意见书之后,认为犯罪事实和情节不清,还可以退回补充侦查。检察机关可能会向法院提起公诉,也可能会作出不起诉的决定。在这个阶段邓玉娇应该被推定为无罪。所以,新闻媒体在报道这一案件的时候应当注意法律规定,不能在缺乏事实依据的情况下,仅凭猜测制作新闻作品。乔新生(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乔新生答21CN:邓玉娇案我的观点无需道歉http://news.21cn.com/today/topic/2009/06/03/6367879.shtml

2009-06-03 10:16:14  21CN

    21CN新闻中心编者按:6月1日,湖北省法学会传播法研究会会长、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乔新生教授在湖北省重点新闻网站荆楚网发表评论《邓玉娇案件中的新闻传播问题》,对部分新闻媒体和地方有关部门在邓玉娇案件中的表现同时提出批评建议。文章发表后,各大网站网民对此反映强烈。21CN致电乔新生教授,他本不想对此作任何回应,基于21CN坚持的“客观、平衡”的新闻原则,他同意由21CN发表其回应。

乔新生:我坚持我的观点,无需道歉

    我是个学者,不是官员,本来不需要回应网络上的这些反应。(中南财大学校里的反应?)学校里很平静,我也不担心被人抵制。那篇文章也不是我要写的,朋友约稿,我谈自己的观点而已。

  现在,我只能说,我不会像孙东东先生那样去道歉,也不会更改自己的观点。实际上,这篇文章的观点,也是这几年来我一直思考的一些观点。在我看来,一些所谓的自由主义者,一些年轻的网友,他们只允许有他们的观点和“自由”,而不允许不同声音出现。

  首先说这个案子的定性,防卫过当,这个观点在法学界几乎没有争议。

  第二,公安机关这次案件的办理,现在已经有了改变,这是值得肯定的。

  第三,就这个案子中目前已被处理的几位官员来说,我丝毫没有为他们辩护的意思,作为爷们,他们是咎由自取,死有余辜。

  我希望新闻媒体记者朋友和律师朋友都要有一些专业精神。新闻媒体应当开展独立的调查,而不是把一个血淋淋的案件当作娱乐新闻进行炒作,不要对被告人的家属进行精神上的伤害,不要在他们的伤口上撒盐,不要对被告人的亲朋好友进行围追堵截。被告人(之前是犯罪嫌疑人)是成年人,应当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与她的家庭无关。不要伤害她的家人,不要把他们的名字写进新闻作品中。这样做是不道德的。中国是一个非常传统的社会,要给他们生存空间。辩护人如果获取了非常有价值的证据,应当在法庭上出示,不要在新闻媒体上进行频繁曝光,这样对委托人不利,对辩护人自己也不利。在接受新闻媒体记者采访的时候,一定要发扬律师专业精神,把每一个具体的法律概念解释清楚,千万不能因为新闻媒体的错误报道,而给委托人带来不利的后果。

 

  评论这张
 
阅读(1874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