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自由的天宇

 
 
 

日志

 
 

谁在吃熊掌?  

2009-07-27 07:00: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些残忍的事物,你是不能往深里想的,否则就会毛骨悚然。

    例如,当173只血淋淋的熊掌摆在你面前时,你作何想?7月23日《南方周末》摄影报道称:广西警方截获了大量被非法贩卖的珍稀野生动物,其中的173只熊掌,就是从野生熊上砍下来的。

    面对这样残忍的事物,对于有基本同情心与想象力的人而言,这是痛苦与灾难。但对那群特殊的食客而言,这是美食,更是权力与地位的象征——— 这种听起来匪夷所思的美食政治学,不是我的泛政治臆测,而是现实世界的真实存在。

    不信,我给你讲个故事。这是今年一名往返在两广做生意的温州商人告诉我的。他说,每年请当地官员吃饭就要花去五六十万元,最顶级的一次是,四个人一餐饭下来就要花去近十万元。当时我很惊诧:你们吃什么啊,吃钻石还是吃黄金?他笑笑,吃野生动物。

    这位温州商人告诉我,从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到三级保护动物,他都陪那几个要巴结的官员吃遍了,他自嘲“如果真要按法律算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够拉出去枪毙了”。我又问他,你真喜欢吃野生动物吗?他苦笑着说:“好吃个屁,吃的都是我的钱。”对此,他有如下一番解释:

    我根本不喜欢吃,主要是因为要搞好关系的那几个官喜欢吃。他们其实也未必真喜欢吃,主要是他们听说吃野生动物补身子,并且这样无法无天地吃,才显得有档次,有地位。所以,请吃野生动物在场面上就成了风气,最有面子。

    这名温州商人说的故事不算夸张。两年前,我曾经作为调查记者深入调查过中国的地下野生动物黑市,在调查到消费市场一端时,发现野生动物的食客以官员和富商为主。这是我和我的同事对广州做野生动物最著名的几家酒店进行调查后得出的结论。事实上,那些一盘菜动辄成千上万元的吃法,根本不是普通老百姓能承受的。

    这一点,广州市森林公安局的警官也向我说过类似故事:想端掉一个做野生动物的酒店很难,你才刚开始行动,各种说情电话就来了。原因很简单,那些常在酒店吃高档野生动物的食客,非富即贵,其中一些人自然也成了酒店的靠山。

    所以,我在这里要为广州人洗个冤,绝大多数广州人,是不吃,也吃不起野生动物的,能吃得起野生动物的,都是些非富即贵的人。而这样的食客群体,不只是在广州,而几乎已蔓延到全国的不少大中城市。这才是野生动物被大量猎杀的真实原因,是熊掌食客们的真相。

    需要进一步追问的是,熊掌食客们非富即贵,本应是社会教养的典范,为何反成了社会文化粗鄙化和违法作乱的始作俑者?为什么吃用越奢侈就越会成为他们的风尚,而不管道德恶劣与否、违法犯罪与否?

    我认为可从社会心理角度分析,就是某些违法作乱的权贵们的“沙皇心理”在作怪。当他们想吃野生动物就吃野生动物,想玩处女就玩处女(如某些官商中流行的见红就能升官发财的罪恶风尚,四川宜宾国税局长买处案即是一例),想玩幼女就玩幼女(如贵州习水公职人员嫖宿幼女案),“他们就在事实上三宫六院,声色犬马了,这不就是帝王般的生活吗?他们自然会有帝王般的感觉,要睥睨天下了”(笑蜀语)。

    所以,对这些违法作乱的非富即贵者而言,吃熊掌与玩幼女,在心理满足度上与行为动力上是一样的,他们就是想炫耀穷凶极欲的权力,并把它发挥到极致。只不过,吃熊掌更有着“权力通吃一切”的隐喻。        □傅剑锋

 

 

  评论这张
 
阅读(41010)| 评论(10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